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造化之王 > 第3056章 名正言順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3056章 名正言順

經由第二大權祭羊舌正之手,利用葉真自己的需求,以堪稱天衣無縫的安排襲殺葉真之舉,讓葉真見識到了東陽司辰這位傳奇圣祭的老謀深算之外,更讓葉真見識到了東陽司辰的強勢!

只是懷疑,沒有任何實據的情況下,東陽司辰就敢擒殺葉真這樣的頭上掛著鎮國公、火靈殿殿主的大周名將。

強勢與霸道可見一斑。

這也給葉真心頭敲響了警鐘。

到了圣祭這個層面,尤其是到了傳奇圣祭東陽司辰這個層面,許多的世俗規則,已經不太管用了,經常會有打破陳規石破天驚之舉。

所以,葉真的思維也得變。

思忖再三,葉真就目前的情形,得出了幾個要點。

其一,葉真目前是必須要離開圣祭大軍,回轉北海的。

原因有二,一是要急援長陵郡,二來,如今葉真與大首祭東陽司辰算是撕破臉了,葉真要是留在圣祭大軍內,得處處提防算計與危險,那等于是在頭上懸了一把刀。

但是離開,也有離開的說法,這就是葉真這會考慮的第二個問題了。

如何離開?

以何種名義離開?

可以肯定,如今這種情況下,葉真想要獲得東陽司辰的首肯名正言順的離開圣祭大軍,這是不可能的。

最簡單和最直接的離開方法,那就是葉真一聲不吭的離開圣祭大軍,徑自急援長陵。

但是這個方法,隱患太多了,尤其是在見識了東陽司辰的強勢手段之后,葉真幾乎可以肯定,只要他這樣做,東陽司辰就會給他扣上各種各樣的帽子。

不遵號令,擅離軍營這等同于是叛逆。

到時候,東陽司辰輕而易舉的運作一下,就可以將葉真變成祖神殿的敵人,大周的叛逆。

甚至可以派精祖神殿的精銳,清理門戶。

縱然葉真有洛邑的根基也沒有用,以東陽司辰目前的強勢,只要揪住葉真的錯,就可以無視那些。

到時候,葉真恐怕就是舉世皆敵了。

周邊的北海水族、魔族、大周祖神殿全是葉真的敵人。

這種情形,會讓北海三郡在一瞬間陷入絕境當中。

慎重思考之下,葉真認為,要離開圣祭大軍可以,但必須要名正言順。

要不然,后患無窮!

怎么才能名正言順呢?

......

路州州城祖神殿分殿內,當正在研究軍務的第二大權祭羊舌正聽到祭衛的通傳聲的時候,突然間就楞住了。

“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報大權祭,火靈殿殿主葉真求見!”

第二大權祭羊舌正按在地圖上的手指不經意顫抖了一下,才重新穩住。

理了理思緒,緩緩抬頭,羊舌正沖著祭衛吩咐道,“就說我正在處理緊急軍務,半刻鐘之后,再請他進來?!?br>
祭衛離開后,羊舌正以最快的速度發出了幾封符訊,然后拿出輕易不會動用的兩副小型挪移陣盤,各發了一封標有十萬火急標識的玉簡急訊。

然后,就是靜靜的等待消息。

不過,等來的消息,卻是壞消息,還是一個接一個。

之前派出去造化神將境圣祭平自珍,聯系不上。

聯系了赤麻郡那邊,不僅沒有見到平自珍,赤麻珍那邊派出的兩名圣祭,此時也處于失聯狀態。

隨后,監視諸天的圣祭傳來消息,赤麻郡方向,曾經傳來過短暫的劇烈力量波動,但時間非常短,派人去查看,也沒有任何收獲。

緊接著,遠在洛邑的大首祭東陽司辰發來了一道急訊,“經查,平自珍的魂玉已然破碎,已隕落?!?br>
這消息,讓第二大權祭羊舌正愕然當場。

到了圣祭這個程度,自由度就大多了,因為魂玉關乎元神,所以許多圣祭就不會在祖神殿內留下魂玉。

但是,平自珍身為東陽司辰的嫡系,還是在東陽司辰那里留著魂玉,秘密收藏。

此時緊急聯系,羊舌正只是想確認一件事,葉真回來了,那他派去擒拿葉真的人怎么樣了。

得到消息的大首祭東陽司辰也是又驚又怒。

這個計劃,是他和羊舌正親商議定下的,堪稱是天衣無縫,但沒想到的是,竟然失敗了。

這個葉真活著回來了,他派出去的三個人卻沒了。

東陽司辰知道,他掌握的情報,可能出現了很大的偏差。

基本上可以確定,平自珍三人,十有八九是死在了葉真的手里。

但是,東陽司辰想不通啊。

他那樣的安排,就是造化神王境的強者,也要受創甚重,可以擒殺任何一位造化神將。

這個葉真,不過區區道境巔峰的修為,沒理由強過造化神將巔峰的存在吧?

更不可能比肩造化神王境的存在吧?

東陽司辰此時是萬分的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異狀,才導致出現了現在這樣的情形。

可是當事人當中,活著的人只有葉真一個。

想從葉真嘴里知道真相,東陽司辰已經不奢望了。

而且關鍵是,這個葉真此時此刻大刺刺的來見羊舌正,是要干什么呢?

是示威?

還是興師問罪?

亦或是其它?

大首祭東陽司辰的反應極快,通盤考慮之下,瞬息間就想明白了。

“他想離開圣祭大軍,名正言順的離開圣祭大軍,不想跟我撕破臉.......”

“不對,應該是不想跟祖神殿跟大周撕破臉,他要是跟我撕破臉,老夫只要發作起來,他就跟背叛大周沒什么區別?!?br>
“哼,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偏不叫你如意,先殺我族侄東陽魚,又殺平自珍和我親信,這些,皆是老夫麾下親信大將,老夫怎么可能放過你。

讓你離開圣祭大軍,那不是放虎歸山嗎?”

到了這個時候,東陽司辰已經可以鐵定,東陽魚就是葉真殺的了。

“無論葉真以任何理由或者任何要求要離開圣祭大軍回轉北?;蛘呋卦L陵郡,你都全部以我的名義或其它借口拒絕,激怒他也無所謂!

記住,絕對不能放他離開,放虎歸山!”想清楚之后,遠在洛邑的大首祭東陽司辰給第二大權祭羊舌正下了非常明確的命令。

得到明確的指示之后,第二大權祭羊舌正又理了理思緒,這才讓祭衛將葉真帶了進來。

再一次見到葉真,雖然只是間隔了區區一個時辰都不到,但是在第二大權祭羊舌正眼眸中,葉真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在此之前,葉真雖然是火靈殿殿主,戰績耀眼,但在羊舌正看來,也就那樣了。

以他們的手段和力量,只要稍作安排,就可以讓葉真徹底的沉淪。

但是此時此刻,羊舌正看葉真,卻有一種看對手的感覺。

這個葉真,無論是手腕還是個人力量或者身后的力量,都不弱,已經勉強可以稱之為對手了。

也只是勉強而已,讓他對葉真的重視程度上升到了一定高度。

不過,羊舌正最大的好奇,如同大首祭東陽司辰一樣,他想知道,這個葉真是如何必殺之局中翻盤的。

翻盤不說,還反殺了平自珍等三位圣祭。

“見過羊舌大權祭!”進殿之后,葉真施了一禮,這一禮,中正平和,挑不出任何毛病來,讓羊舌正完全看不出是葉真大勝了一局。

“葉殿主,晉見大首祭結果如何?”羊舌正裝作不知道,一本正經的詢問。

“回大權祭,屬下并沒有見到大首祭的精血分身?!奔热谎蛏嗾輵?,葉真就只能陪他演下去,這也是葉真很早就料到的事情。

“這是為何?”

“回大權祭,許是運氣不好,我等在路上,就遭到了大批魔族魔神?擊,平自珍平圣祭還有另外兩位圣祭拼死斷后,我拼著全力斬殺了兩位魔神,最后只能只身逃出生天?!比~真一臉的婉惜。

接下來,又是一番演戲了。

對于葉真的這個借口,第二大權祭羊舌正也挑不出多少毛病,所謂死無對證,大概就是如此了。

“大權祭,屬下沒見到大首祭的精血分身,但是長陵郡那邊突遭魔族大量魔神襲擊,軍情十萬火急,屬下請求急援長陵郡?!比~真直接提到了正事。

“葉殿主,要調派圣祭分兵,老夫可沒有這個權力,必須要你親自請示大首祭,得了大首祭的符詔方可行動?!钡诙髾嗉姥蛏嗾幕卮鸷苁枪交?,這個是葉真早就料到了。

“大權祭,軍情十萬火急,屬下已然不奢求大首祭派出圣祭支援,屬下如今只想只身離開圣祭大軍,前往長陵郡主持軍務?!比~真說道。

“葉殿主,你乃火靈殿殿主,又是一隊圣祭作戰小隊指揮,豈能輕離?容老夫與大首祭商議之后,再從長計議?!钡诙髾嗉姥蛏嗾幕卮鹂胺Q圓滿,理由充分,挑不出一個錯字。

聞言,葉真卻是嘆了一口氣,“大權祭這是要為私怨而毀國事嘍?一旦北海三郡被魔族大軍攻破,那么大周的東北方向,將會徹底糜爛?!?br>
第二大權祭羊舌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葉殿主說笑了,老夫可是一心慎于國事,再說了,老夫與葉殿主,何來的怨?”

暫時收拾不了葉真,但是在大義上,他可以將葉真拿捏的死死的。

這一點,第二大權祭羊舌正非常有信心!

信心之下,眼眸中略閃過一絲得意。

葉真卻是起身冷道,“大權祭,若我執意要離開呢?”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