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重生之萬界天尊 >第七卷 暮生之光 第770章 重新封印通道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七卷 暮生之光 第770章 重新封印通道

?魔氣消失,楚辰神色不變的仗劍漂浮在那里,此時,不僅魔族的人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就算是人族之人,除了李傲之外,其他人也是一個個的露出不可思議之色,他們與魔族交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自然是知道被魔氣籠罩之后是個什么情況,剛才,如果他們之中,不管是任何一個人,只要被這兩個魔君施展的秘術擊中,絕對無法脫身,絕對會被魔氣侵蝕,到時候,只怕是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他們了。
楚辰抬手,看似緩慢的動作,卻是快到了極致,一劍斬出,劍氣直奔前方的祭壇而去,這祭壇是用數十萬人族少男少女的鮮血澆灌而來,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一個魔族通過這個祭壇與魔界取得任何一絲一毫的聯系,當然,這并不是怕這些魔族給魔界傳遞什么消息,最重要的是,心里的那股怒意要發泄出來,在他堂堂仙尊的面前讓魔族有機會使用這等邪惡的祭壇,他仙尊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這一劍,楚辰施展出了全力;魔族之人見此,立馬出手抵擋,但是,他們的攻擊在楚辰這一劍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擊,所有的攻擊在碰觸到這道劍氣之時,紛紛化成粉碎,半點抵擋之力都沒有,這是楚辰的含怒一擊,這是他晉升之后的全力一擊,毫無保留,何況,這些魔族并不是巔峰的時候,一個兩個的都有些傷在身,如何能抵擋得住楚辰的攻擊?
沒有哪個魔族可以抵擋楚辰的攻擊,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劍氣落在了祭壇之上,鮮紅的祭壇,瞬間化成了齏粉,這讓七夜魔君的殘魂發出了無聲的嘶吼,他怎么也想不到,楚辰比他上次見到的時候又強大了太多,這個人族,根本就不是一個普通人族,而是一個變態人族,這樣的人,就算是在魔界,也找不出幾個來,他很不甘心,他很后悔自己輕敵了,只是,他心里也明白,就算是他小心謹慎,只怕也是猜不到楚辰會用天劫來對付他們,而且這天劫的威力,簡直是恐怖之極,只怕,只有他父皇親臨,或許還能抵擋住這天劫。
祭壇毀滅,魔族之人一下子就萎靡了下來,好像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一樣,祭壇是他們最后的一絲希望,沒有想到,就這樣被人族給毀掉了。
“既然我們無法回到魔界,那就與這些人族同歸于盡吧!”突然,有一個魔君仰天大吼起來,其他魔族聽到這話,當即一個個的猛然看向楚辰,他們同族說的沒有錯,既然無法回到魔界去了,那就與這些人族同歸于盡吧!
“同歸于盡?你們也配?”楚辰心念一動,昊天塔幻化而出,瞬間漂浮在他的頭頂之上,垂下一道光幕來,楚辰身子一動,搶先出手,這些魔族想要自爆,在他面前,他們沒有機會,身子一動的同時,手中的軒轅劍瞬間斬出數十劍,直接斬向前方的魔族,此時,錢不悔等人也疾馳而來,紛紛出手,剛才魔族的話他們可是聽見了,這些魔族此時要狗急跳墻了,他們絕對不能讓他們臨死的時候還咬他們一口。
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廝殺,魔族之人幾乎是沒有出手的機會,就算是出手了的,也被人族這邊的神通給擋了下來,魔族的攻擊根本就沒有傷到任何人。
半炷香的時間,魔族盡數被殺盡,最后,只留下了一道殘魂在那里,這道殘魂是七夜魔君的,楚辰一直沒有向他動手,其他人好像也是知道了楚辰的心思,所以也沒有去動他,就讓他漂浮在那里,看著他的手下被他們一個個的殺光。
“我父皇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七夜魔君殘魂怒吼,其他人聽不見,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楚辰卻是聽得清晰,或許,這跟他身上的天魔石有關。
“就算是擎蒼來了也救不了你?!背阶I諷道,而后捻了一個印訣,昊天塔中就傳來了巨大的吸力,把七夜魔君的殘魂給收了進去。
“楚老弟,你不滅了他?”錢不悔等人來到楚辰的身邊,問他道,他們很奇怪,為什么楚辰不滅了七夜魔君,要把他留下來。
“此人是魔界魔帝最疼愛的兒子,將來或許有繼承魔帝的可能,我現在留著他,以后說不定有大用?!背降?,他說的是真話,他之所以沒有滅了七夜魔君,完全是想到了以后之事,說不定以后他還能用這七夜魔君的性命換來與魔帝聯手殺敵的可能,畢竟,萬界之中,人族的敵人并不止魔族,還有其他強大的種族,他們可都不想人族強大起來,只想奴役人族呢!
“楚老弟你的意思是說,你以后會見到魔帝?”羅重天不由得有些震驚的看著楚辰問道,這句話一出,頓時,所有的人都朝楚辰看來。
楚辰笑了笑道:“只要你們一心一意的跟著我,你們以后也能見到魔帝?!?br/>楚辰的身份一直是個迷,就算是他們這次從上界下來,見到了楚辰的家人,知道了楚辰就是最下界的人族,但是,這并沒有讓他們真正的了解楚辰,他們怎么也想不通,一個普通的人族,怎么可能知道如此之多的事情,而且都是他們聞所未聞的秘事,一個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這么多事情?先不說修真界的事情,單單魔族這一件事情,就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的,何況,楚辰是一個從那么不起眼,根本就沒有靈氣的世界上來的人族,怎么就可能知道這些秘事?太不尋常了,太不符合常理了,很多時候,他們都不由得會想到,楚辰是不是某個老怪物奪舍重生的,不然,這一切,根本就無法解釋了。
“你們不要用如此的眼光看著我?!背叫α诵?,掃了眾人一眼,淡淡的道:“以后你們自然會明白,修真界可是什么事情都能發生的?!?br/>眾人知道楚辰不會說,于是,眾人只是笑了笑,不再去問楚辰。
“走吧,帶你們去看看魔界的通道?!背秸f話中,轉身,往通道那邊走去,眾人跟隨在后,往通道走去,眾人跟著楚辰,沒有多久,出現在一條通道前,這條通道,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個黑洞,這個黑洞,就嵌在虛空中,洞口很小,不過一丈多而已,但是,越往內,通道越大,當他們來到前方無路的地方的時候,通道已經變得有百丈大小了,這是一條虛空通道,周圍是無盡的虛空和黑暗,看久了,還會讓人產生眩暈之感。
“楚老弟,這就是魔界通往幽明界的通道?”錢不悔問楚辰道,楚辰告訴他,這就是魔界來幽明界的通道,不過,如今已經被他封印了。
“雖然這通道被我封印了,但卻是用一件神器換來的,我的神器,是不可能用在這里封印魔界通道的,如今,我要集你們所有人之力,在這里布置一個超級封印,牽引幽明界的地脈之力來此,換我的神器來重新封印這里?!背秸f話中,右手一翻,把一塊玉簡取了出來,這玉簡上,記載了一個牽引地脈之力的方法,這是一個古老早已經失傳的方法,錢不悔他們看了好一會之后,都不明白其中的玄機,其中太多他們不明白了,不過,楚辰告訴他們,只要按照玉簡上的方法來做就行了,其他的他們不用管,他們一時間也不會明白,只有他們修煉到了第三步巔峰,或許能明白一兩分。
“你們按照玉簡上的方法去做吧,就在通道外面建造那個遷移之陣?!背降?。
眾人出去了,楚辰留在了這里,在眾人走了之后,楚辰便雙手抬起,開始快速的捻訣起來,每一個印訣,都極為繁奧,雖然繁奧,但是楚辰捻起來極快,根本讓人看不出是不是真的繁雜,反而給人一種很簡單的感覺,這個世界上,只怕也只有楚辰自己明白這些印訣是多么的復雜了,楚辰一邊捻訣,一邊打出,同時又緩緩的后退,這條虛空通道中,布滿了楚辰的印訣,只是,后退十步之后,楚辰停了下來,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看來以我現在的修為,只能勉強把這封印之術施展出來,不過幸好,可以把幽明界的地脈之地遷引過來彌補這封印的不足,想必魔族想要攻破這里,沒有了千年時間,也是不可能的,千年之后,老子的修為早已經比現在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了?!背皆谛睦锏?。
休息了一個時辰之后,楚辰又開始捻訣起來,這一次,同樣是十步之后,他停了下來,這個封印之術實在是太難完成了,如果換了其他的修士來完成這個封印,只怕沒有個幾年是做不到的,幾乎是三步就得停下來休息一天,而他,只需要休息個把時辰就能再次施展封印之術,已經比別的同階修士強大太多了。
如此反復差不多三十次,楚辰終于是把整條通道都布滿了印訣,當他走出通道之后,他才松了口氣,最后,他一道印訣打出,頓時,通道內的瞬間亮起了無數的符文,幾乎把整條通道都給照亮了,這些符文,猶如蝌蚪一樣,在通道內的虛空墻壁上游走,感覺還挺好看的。
所有的符文被激活,楚辰仔細的看了好一會,才轉身朝李傲他們所在的地方走去,此時,在他的前方十丈位置,是一座巨大的陣法,這個陣法此時顯然還沒有完成,楚辰看到之后,對于眾人的速度還是比較滿意的,比較這個遷引地脈之力的陣法太過復雜,他們幾百人能完成這個進度,已經很不容易了,最重要的是,他們完成的這個陣法并沒有絲毫錯誤之處。
“楚老弟,你終于出來了?!彼麄円呀浫奶鞗]有看到楚辰了,很多陣法上的事情他們都不明白,不知道這樣建造陣法對不對,他們很想去問問楚辰,但是當他們看到楚辰一心一意的在捻訣的時候,他們又不好意思去打擾他,不過,就算是他們去問他,楚辰也是不會理會他們的,那個時候的他,可是全身心的浸入到了布置封印之中的。
“大哥,這個牽引之陣真是太復雜了,就算是錢老也有時候拿不準要怎么布置了?!崩畎烈姷匠?,就立馬放下了手中的東西,朝楚辰走了過來。
“你們建造得很好,沒有什么錯誤之處?!背叫α诵?,對眾人說道,而后,來到陣法前,讓他們把煉制好的陣基取來,他開始親自建造陣法。
有了楚辰親自出手,建造陣法的速度一下就快了起來,眾人只把陣基遞給他就可以,隨著陣基一快快的疊加進去,不過半個時辰,牽引之陣剩下的那部分,被楚辰弄好了。
這是一個百丈大小的巨陣,楚辰走到陣法最中心,盤膝坐了下來,眾人不明白楚辰在干嘛,還以為他是在激活陣法,當一個時辰之后,眾人見楚辰還坐在那里一動不動,陣法也沒有絲毫的變化,李傲忍不住問楚辰道:“大哥,你坐在這里做什么呢?怎么陣法沒有半點反應?”
楚辰緩緩的睜開雙目,看向李傲,道:“我在打坐恢復法力?!?br/>“……”聽到楚辰的話,周圍的人不由得一個趔趄,差點全部倒在地上。
“大哥,拜托,你在打坐前能不能跟我們說一聲,讓我們一個個在這里傻等,還以為你有什么吩咐呢!”李傲不由得給了楚辰一個白眼,其他人也是苦笑,想說楚辰兩句,卻又說不出。
楚辰起身,咧嘴一笑道:“不好意思諸位,剛才實在是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還以為跟你們說了的,實在不好意思?!闭f真的,剛才楚辰確實是太疲憊了,就沒有跟他們說,他以為他們會自己去玩的,沒有想到,都在傻傻的等他下達命令。
說完之后,楚辰面色一肅,雙手開始捻訣起來,一道道印訣打向腳下的遷引之陣,沒有多久,陣法開始閃爍出微弱的光芒來.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