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玄幻小說 >誰家子弟誰家院 >第八十二章 魔主大禮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八十二章 魔主大禮

?黎清心中感激齊遠志,道:“多謝師兄,師兄不要涉險?!?br>
齊遠志將桃核埋在地下,道:“放心,師父說我狡猾的跟狐貍一樣?!?br>
九尾狐阿尨在樹上扔一個桃子給齊遠志,道:“那咱們兩個是同宗了?!?br>
齊遠志道:“嘿嘿,要是同宗有吃的,我認?!?br>
蟲童忽然道:“你有錢沒有?”

齊遠志道:“???有啊,你要多少?”

蟲童想了想,道:“不要多了,一萬塊靈石吧?!?br>
齊遠志驚道:“一萬塊靈石!那你去問問何掌門有沒有?!?br>
蟲童道:“那你有多少?”

齊遠志打開儲物袋,看了看,道:“三百?!?br>
蟲童撇嘴,道:“還不夠一人喝一杯茶的?!?br>
齊遠志道:“你喝的是天道上面落下來的神水嗎!這么貴的!”

蟲童心道咱們倒是想到一起去了,將昨天吃面的事情告訴了他。

齊遠志聽了道:“你們偷看就偷看,為什么非要去那么貴的地方偷看,人家能用明珠照明,那能便宜嗎!”

蟲童道:“你說的也是?!?br>
齊遠志道:“我能給你們兩百,要不要?!?br>
蟲童道:“要,就借兩百,等師父回來還你?!?br>
隨后他心道這句話有賴賬的嫌疑,將手中儲物袋遞給他,道:“這一袋子桃算是利息,我們準備賣一塊靈石一個的?!?br>
齊遠志接過儲物袋一看,里面果然密密麻麻全是桃子,除此之外全無他物,頓時樂開了花,道:“那我賺了?!?br>
云水峰種的可不是一般的桃子,是靈桃,而且應該是種在陣法之上的,一口下去,比吃丹藥還靈。

兩百塊靈石,這可真是賺了。

他像是怕蟲童反悔似的,匆忙將自己的靈石取出來,直接堆在地上,道:“師父找我還有事,我是偷溜出來的,我先走了?!?br>
黎清還沒有開口,他就一溜煙的跑了。

蟲童望著地上亮晶晶的靈石,奇道:“我又不會搶他的東西,走這么快干嘛?!?br>
諸月道:“阿清妹妹,我們要不要去東離島?!?br>
黎清道:“去,得把魂石給師父送去?!?br>
蟲童摸出小半塊魂石來,道:“對,差點忘了,師妹你拿著吧?!?br>
黎清從自己身上也摸出來指甲蓋大小一塊,是當時魂石碎裂的時候蹦到她衣服里的,想到還有個魔主時刻盯著自己,若是她拿著不安全,道:“師兄你拿著那塊?!?br>
蟲童道:“好吧,還好可以放進儲物袋里去,不然要我每天帶著塊這么重的石頭,沉也沉死了?!?br>
他剛剛將這一塊魂石裝好,忽然一道人影從天而降,直接砸在了他們面前。

黎清等人迅速往后一退,手中長劍出鞘,卻見地上只是個跟阿尨看起來差不多大的孩子,臉色煞白,眼睛臉蛋都是圓溜溜的,眉毛睫毛淡淡的,是個還沒有長開的模樣,軟趴趴的躺在地上,已經只上下出氣沒有進氣了。

半空之中傳來一陣恣意的笑聲,道:“小丫頭,送你一份大禮,不要謝我?!?br>
蟲童道:“這不是黑麟嗎!他不在落日孤峰搞什么鬼?!?br>
黎清盯著躺在的地上的小孩,小孩已經驟然咽氣,白色的靈魂自他眉心鉆出,巴掌大小,搖搖晃晃的可愛。

黑麟不露面,笑聲傳來,道:“這可是顏家少主的弟弟,要是不用,可就不能用了?!?br>
黎清一只手握拳,指甲狠狠地掐進了肉里。

這個魔主,竟然將顏家弟子殺了,就是為了引她入魔。

摘心術,究竟是用還是不用。

顏家家主的弟弟,這是最好的選擇,以此機會去東離島,不會有任何人懷疑!

而且上了東離島,會擁有很大的自由。

就是變成顏家家主也不會有這個孩子好,一個孩子,誰都會少上一些懷疑,而且孩子的身體更好控制,加上她有的那一點魂石,可以長久的維持下去。

她閉了閉眼,用咒墨困住了那一道魂魄。

她忽然覺得魔主說的不錯,這孩子死在她面前,她無動于衷,腦子里想的卻是能不能用。

蟲童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師妹你想干什么!前面兩個還不夠,難道你真想......”

黎清道:“師兄,這是最好的選擇,而且前面那兩個被泰山府君勾走了,不會有事的?!?br>
蟲童將信將疑地看著她,道:“不行,我們還有別的辦法,大不了我們直接闖進去?!?br>
黎清道:“放心吧,我有分寸的?!?br>
諸月將蟲童的手放開,道:“我們相信你?!?br>
黎清點頭,將這靈魂吞咽入腹,隨后身形一動,變成了地上已經死去的孩子,身上的衣服大大的罩在她身上,幾乎將她淹沒。

阿尨道:“師妹變的這么小,可以穿我的衣服了?!?br>
蟲童道:“穿你的瞬間就得露餡?!?br>
他伸手將小孩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然后將亂七八糟的長命鎖、手鈴鐺、玉牌一并解下來,放到諸月手里。

黎清看了一眼玉牌,上面刻著小孩的名字“顏善”,又感受了一下這孩子的靈魂。

軟軟糯糯的一團,帶著一絲暖意,在她的身體中來回游蕩,是個很好的孩子。

諸月將黎牽進屋子里,道:“就穿他身上的,一會兒我們把你送到扶搖城去,你自己小心,我們在暗處跟著?!?br>
黎清看著諸月將剝下來的衣裳給她套上,道:“姐姐,你們直接去蘆花島等我,不用跟著我,齊師兄也會和顏家一起走,我會想辦法跟他說的?!?br>
諸月道:“也好,免得打草驚蛇?!?br>
她將亂七八糟的小東西一一給她帶上,再帶出去時,已經分辨不出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了。

蟲童憂心忡忡道:“我先送你去芙蓉城,別出手,這孩子的修為還很弱,剛入道?!?br>
阿尨道:“你帶了符咒嗎?”

黎清點頭道:“兩位師兄放心,諸月姐姐送我去,你們就在蘆花島老地方等我!”

蟲童道:“知道了?!?br>
諸月抱起她,道:“走?!?br>
他們兩人很快就消失在云海之中,到了扶搖城,諸月將她放在城門口,隨后悄悄跟在后面,到了路口時,一個身影很快地跑了過來,一把拉住了黎清。

“少爺你去哪兒了,急死我了,要是你不見了,少主非剝了我的皮不可?!?br>
諸月聽他說話,應該是專門照顧這小孩的人,放下心來,悄悄回了云水峰。

黎清感覺到諸月的氣息消失,任由這人將他拉進了顏家租住的宅子里。

一進門,她就往正屋跑去,來人一把沒有抓到,她已經鉆進了屋子。

屋中有兩個熟人,正是殷符生和齊遠志。

還有一個修士,面容與顏善相似,眉毛睫毛就連頭發的顏色都有些淡,一看就是親兄弟。

他見黎清進來,笑道:“殷峰主對不住,這是我弟弟,因為不放心他一個人在家里,就帶出來了?!?/div>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