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萬毒神皇 > 第一百一十章 大發神威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一百一十章 大發神威

“我乃凌天城萬金商會分支,堂堂副管事,縱使是你瀾滄帝都的吳家也要忌憚三分,更不要說你這小小凌天城的城主府?!?br>
“今日膽敢對我出手,想必是準備與我萬金商會撕破臉皮,此時今日如若沒有一個上好的交代,恐怕城主管理的這凌天城,到時會憑空出現些許殺戮?!?br>
雙眼中血絲逐漸蔓延而上,大步從廢墟內緩緩走出,每走一步都會將這腳下的廢墟踩得咔擦作響。

不少原本已經落地的塵埃在這武王三階的氣息之下,竟然逐漸開始繞著孫建安旋轉起來,言語中盡是濃濃的殺意,倒是沒有想到還沒有將扁家屠殺,倒是與這凌天城城主府撕破了臉皮。

“說斬滅我吳家的是你,不知道你孫建安是代表著萬金商會;還是說代表著你凌天城的孫家?”

見著逐漸從廢墟之中走出來,雙眼殺意濃郁,嘴角鮮血溢出,逐漸被灰白色靈氣鎧甲包裹著的孫建安,吳天緩緩說道。

“哼,小畜生?!?br>
“我堂堂萬金商會的副管事,怎么會徇私舞弊,公報私仇。如若這孫沖僅僅是我族中小侄,他做出的這些事情倒也算是違背了城池規定,就算是斬殺我孫家也只有了?!?br>
“可孫沖乃是我萬金商會的正式弟子,我萬金商會乃是凡間第五商會,原本好意前來與扁家達成合作,但是沒想到這禍從天降?!?br>
“為了我萬金商會的榮譽,同時也為了彰顯我身為萬金商會副管事的身份,今天這扁家,這吳家小子必斬?!?br>
一塊塊灰白的靈氣鎧甲逐漸包裹在孫建安的身體之上,此時的他王者之威更為之恐怖,一縷縷灰白色的靈氣飄蕩在他身體四周,目光之中濃濃的殺意不可遏制。

言語鏗鏘有力,中氣十足。

直接將為孫沖報仇的事情從家族上升到了萬金商會,而自己現在也不是私自為孫沖報仇,而是冠冕堂皇的為萬金商會找回顏面,與被抹黑的榮譽。

“那孫副管事意思就是,你現在對扁家,對我凌天城的城主府,以及我瀾滄帝都吳家所作為,都是站在萬金商會這一面是嗎?”

就算是面對召喚出靈氣鎧甲,王霸之氣側漏的孫建安,吳天眼中沒有絲毫的忌憚,反倒是深處充滿了戲謔鄙夷。

這凌天城萬金商會可不是副主管說了算,說白了,萬金商會能夠遍布凡間并不是因為他武力控制。

而是他鋪張了眾多信息網信息渠道,并且擁有武王朝的支持,每到一個地方都會想辦法將此地排名靠前的幾個家族籠絡,從而讓每一個萬金商會的分支快速發展。

但其中最重要的并不是副管事,就算是三位副管事全部的指令加起來,也遠遠抵不上一個主管事的命令。

并且一般情況下第一任主管事乃是萬金商會總部的成員,只有發展到一定地步,才可能在這副主管之中選取新的主管事。

“沒錯,我就是代表著萬金商會?!?br>
“小畜生,你莫要再乘口舌之利,如若是今日你現在自盡于此我可以放你吳家一馬,但如若是再出言不遜,我定當上報萬金商會帝都分部,將你吳家殺的片甲不留?!?br>
此言一出旁邊的吳所求面色更為之冷漠,手中的折扇緊緊握住,刺耳的最后幾句話在他腦海之中不斷縈繞。

“砰”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吳所求身形直接一閃,手中的折扇流光溢彩,竟然爆發出令人心悸的鋒芒。

“咔嚓..”

絲毫無所差池,竟然是直接狠狠的點在了孫建安的胸膛靈氣鎧甲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從折扇末端爆裂。

咔嚓的一條條靈氣鎧甲裂縫竟然是緩緩蔓延,未過數個呼吸,便是成為蜘蛛網般遍布全身。

“大言不慚,莫以為你孫建安攀上了萬金商會,就可以代表萬金商會?!?br>
“滾”

面色冰冷的吳所求,竟然是直接爆喝一聲。

原本就漫步蛛網般裂縫的靈氣鎧甲,轟然之間碎裂成無數靈氣,消失在天地之中。

“噗”

倒飛出去的孫建安再一次狠狠的砸在了廢墟之中,掙扎著再次起身,倒是連續噴出三口鮮血,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萬金商會在凌天城與我吳家城主府同起同坐,我這是代替萬金商會的金正言主管事教訓你?!?br>
“什么時候這萬金商會輪到一個家族選舉出來的副主管可以代表?縱使是金正言在此也不會如此大放厥詞?!?br>
“更何況你這小小的副主管,通常禮讓你三分莫不是以為我吳所求真的是怕事,怕你這個孫建安?”

“只不過萬金商會乃是凡間第五商會,既然來了這凌天城自然有助于凌天城發展,我倒是對你禮讓三分,畢竟大家都是凌天城上得了臺面的人?!?br>
“今日口出惡言,辱我堂堂吳家,如若你不是萬金商會的副管事,哪管你什么孫家,我早將你就地斬了?!?br>
厲聲爆喝,簡直就是老虎不發威,敢在我頭上開始拉屎拉尿,難不成我是真不敢動你這老匹夫?

眾人看著這一向溫文爾雅的吳所求,進竟然是瞬間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勢,這一道道喝令之聲簡直就是沖破云霄,就連站在這四周修為較低的武者都感覺氣血翻滾。

下手自有輕重,現在的孫建安已經被自己剛剛那一擊擊潰,雖然除了吐幾口鮮血不會有其他什么過于夸張的傷痛,但是這片刻,恐怕不能夠使用靈氣,也不能夠使用靈氣鎧甲。

與常人無異。

“砰”

眾人還沉浸在吳所求剛剛的言語震驚之中,未緩過來,卻是白色的身影突然向著剛剛狼狽爬起來的孫建安疾駛而去。

一拳毫無收斂的直接狠狠打在孫建安的臉上,一口老血帶著幾顆牙齒,直接是噴涌而出,整個人因為沒有靈氣的護體,除了肉身還算堅韌與普通人無異。

明顯的感受到自己幾顆牙齒被打掉,下巴也被打得脫臼,憤怒無比的孫建安卻是沒有倒在地面上。

一只宛如堅硬青石般的手,狠狠的鉗制在他的咽喉處,來自靈魂的恐懼直接從心底瘋狂涌出。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