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萬毒神皇 > 第四十七章 大喜臨近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四十七章 大喜臨近

短短七日的時間吳天將那幾百份的劇毒藥材盡數吞噬,同時萬毒珠的里面的能量也在這量堆起來的劇毒藥材之下,恢復了千分之五。

雖然千分之五看起來極其之少,但是這千分之五的力量完全可以在武徒境界碾壓一切存在。

不需要化成毒身,只要在交手的時候一招一式與對手的戰斗中,將萬毒珠的力量打進對方體內,便是任由自己宰割。

更為福利的是,這萬毒珠打進去的力量可以吞噬對手的精元,七成精元屬于萬毒珠,三成反饋給吳天。

而這七日除了吞噬劇毒藥材,修煉擒龍碎骨手,還增加了一門詭異之極,逃跑必備的身法。

“這幾日想必鐵家就應該會動手了吧?!?br>
深深的呼了一口濁氣,吞噬起來昏天黑地根本不計日夜,漆黑的氣息從吳天的口中緩緩呼出。

在做了些許調整,吳天終于緩緩的站起身來,自己的房間已經被打造成了洞房,紅紅火火,艷艷麗麗。

簡直就是一片喜慶,讓吳天不由的心猿意馬,自己終于能夠和夢嬋成親,可謂是有情人終成眷屬。

“上一世我未能護你周全,此生必當愛你至死不渝?!?br>
緩緩走出大門,這次沒有了吳牛那家伙的蠻牛沖撞,就這樣緩緩的推開自己貼滿喜字的木門。

外面眾多的仆人正在高興的掛著燈籠,樹上面也是放滿了喜慶的物件,還有不少習俗紅包。

“天哥兒,新郎倌兒咯..”

五長老的孫女吳小妹今年五歲,蹦蹦跳跳的那這個紅包,跑到了吳天面前蹦跶的不要不要的。

身后跟著的三歲吳小弟長得一副正太樣,也是跟著吳小妹在這偌大張燈結彩的吳家四處瘋玩。

“可以啊,你小子比你大哥的速度都還要快,簡直讓我怎么個過法?”

一拳不輕不重的打在吳天的左胸上,少年約莫十八歲眉清目秀,身穿演武服,這便是從三味學院趕回來二長老孫子,吳乾。

這一臉的笑意雖然嘴上有些不樂意,可是發自內心的笑容依舊遏制不了他心中的喜悅之情。

“乾哥,你不知道在三味書院換了多少個女朋友,現在倒是想要和小弟一起結婚?這可是太陽打西邊出來咯?!?br>
風度翩翩的吳乾長得就是哥小白臉的樣子,不知道在學院勾搭了多少妹子,現在竟然還洗刷吳天。

“你這臭小子,小聲點?!?br>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爺爺最恨花心的人,我爹也就我媽一個戀人,我媽也我爹一個戀人,要是被他們知道我在學院風流,豈不是要抽了我的皮?”

左右看看,確定自己爹媽和爺爺沒有在,吳乾倒是小心翼翼的警告吳天,開玩笑,這怎么能讓他們知道。

“那乾哥是不是就在說,卻是在三味學院勾搭了不少妹子?”

吳天雙眼微微瞟了一眼吳乾的身后,隨即滿臉笑意,人畜無害的開口說道,感覺十分關心自己的大哥。

“開玩笑,你不看看你乾哥可是武師三階的強者,再加上玉樹凌風勝潘安的絕色俊帥,自然三四個毫無壓力?!?br>
當然自己弟弟成親了,那定然沒成親的哥哥要好生的吹吹,免得落了自己超級無敵花美男的名聲。

“哎,哎,哎,是特么的誰???”

正當吳乾準備在說說自己的泡妞史,可是自己的左耳莫名其妙的一陣生疼,隨即粗口而出。

來人身形單薄,面容精致,唇紅齒白,身穿大紅色的青紗裙,就這樣狠狠的將吳乾的耳朵給揪著。

“兔崽子,我送你去三味學院好生學習修煉,你倒是好還學那些花心大蘿卜,學泡妞?”

“還三四個毫無壓力,簡直就是有辱門風,給我走,去祠堂跪一天,好生懺悔?!?br>
紅裙女子便是吳乾的母親,此時竟然直接將吳乾的耳朵揪著,一路沒有停留的直接走到了祠堂之中。

張燈結彩,僅僅是清晨都顯得格外熱鬧。

吳天身穿白袍,面容俊朗帥氣,閑庭雅步,身姿筆直,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眼前啊吳家忙碌的眾人。

這些時日將三長老也提升到了武王境界,而吳天還記得當時三長老的表情是有多么的驚恐,震嚇的令他久久未能緩過神來。

“新郎倌兒,你不在房間里面養精蓄銳,怎么能夠應付得了七日之后的大戰,可不要落了我吳家的名聲啊?!?br>
五長老的另一個孫子吳勞見著吳天緩緩的走了過來,停下手中正在張貼著的對聯,將吳天攔了下來。

隨即一副你懂的的表情看著吳天。

“勞弟,你丫的才十三歲誰教給你的這么多東西?難道是背著你爺爺去什么地方游玩了?”

倒是詫異的很,這小屁孩毛都沒有長齊,還給自己來了一個你懂的的表情,頓時吳天就是無語。

“嘿嘿,現在的時代不一樣了?!?br>
“新郎倌兒問問嫂子有沒有什么漂亮的妹子,順便給我介紹介紹,我保證只是單方面的想要結識些異性朋友?!?br>
這家伙人小鬼大,拉著吳天便是像拉著個媒婆,要不是他老媽突然出現,恐怕今天吳天不答應是不會放他走的。

一路上來整個吳家張燈結彩,無數回來的族人見著吳天便是熱情之際的打著招呼,畢竟都想沾沾新郎倌兒的喜慶。

“倒是洪霸天怎么昨晚上沒有來找我,難不成他想他兒子死?”

逛了一圈的吳天心情大好,緩緩走到了大門口,突然想起那天老獅子洪霸天頭發不知道為什么竟然變得花白。

而洪力的右手卻是打著石膏,不過也沒有多問,畢竟這洪家現在只要不對吳家出手便不會提前對他們動手。

只不過明明昨晚上到了七日之期,愛子如命的洪霸天卻是久久沒有將洪力待到吳家,這倒是讓他些許詫異。

剛剛踏出吳家大門,淡淡的血腥味逐漸飄在了吳天的鼻腔之中,放眼望去,遠方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蹣跚的向著吳家走來。

“那是?”

見著逐漸走盡的身影,傳到吳天鼻腔之中的血腥味更為之濃郁無比,而原本心情大好的吳天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心中最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本在猶豫自己是否任然堅持當初的想法,可現在已經有人幫自己做了決定。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