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萬毒神皇 > 第三十八章 洪家上門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三十八章 洪家上門

破丹的效用依舊恐怖,花費了一天的時間將二長老提升到了武王階段,如今的吳家已經屬于三王同堂。

再次花費了一天將柳家兩位算得上中流砥柱,死忠的長老提升到了武王境界,而這次吳天并沒有露頭。

“哎呀,吳天小侄,可算是把你盼回來了?!?br>
第三天吳天剛剛回到吳家,走進大堂便迎面而來一頭須發炸裂的老獅子,洪霸天,面露焦急。

這才想到今天好像是自己騙他們說要吃丹藥的日子,轉眼看著洪霸天身后的洪力,此時此刻黑眼圈明顯是恢復了眾多。

就連蒼白的臉上也出現了些許血色,雖然可以忽略不記,但已經是遠遠超過了之前的那番瘆人。

“見過父親大人?!?br>
未作過多的理會,吳天直接對著坐在大堂之上的吳驚雷拱手作禮,看著父親的樣子,應該突破武王也就這兩天的事情了。

當時他聽見三位長老均均突破到了武王,愣是興奮的一晚上都沒有睡著覺,這消息實在是令他大為之吃驚。

而他也感覺這兩天便要突破到了武王,所以也沒有服用吳天煉制出來的破丹,也沒有落下修行。

“這洪家主已經等你很久了?!?br>
見著自己兒子的到來,吳驚雷示意他與眼前的洪霸天交集,雖然現在自己吳家三王已經不懼。

但是凌天城洪家也算是不遠,其中更是不乏有武王級別的強者,將洪霸天吊著對他們仍然還有好處。

“洪家主,看洪少爺這面色紅潤,氣色昂揚,想必這段時間都有好生休息,那病痛的折磨倒也是減少了?!?br>
磚頭看著臉上堆滿笑意的洪霸天,吳天似有若無的轉頭看著洪力,言語中聽不出來有什么太大的情緒,好似就在訴說著擺在眼前的事實。

“吳天小侄,這不還是多虧了你的靈丹妙藥嗎?你看這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你看你能不能....”

洪霸天搓了搓手,竟然在這吳天的面前露出些許請求的表情,面色略顯得尷尬,倒是真的不適應這種相處方式。

“哦?洪家主既然我們協議的事情已經生效了,那我吳天定然也是言而有信之人,來,這枚丹藥吞服?!?br>
黑漆漆的丹藥直接落在洪力的口中,這入口沒有化反倒是咀嚼了兩口,但要散開無數的細沙在最終出現。

竟然還詭異的帶著點騷味和腥味。

不過沒有辦法,這可是救自己命的東西,不吃?開玩笑,自己還正當年輕力壯,不可能放著這花花世界不爽吧?

見著洪力狠狠的咽了幾口自己在門外地上隨意撿了塊泥土,揉成的泥丸,吳天摸了摸鼻頭,嘴角閃過些許狡黠。

“咻..”

數十道及其微小的破空之聲突然響起,手中的金光瞬間沒入洪力幾個大穴道與關節當中。

“啊...”

慘烈的叫聲在這大堂之中不斷響起,痛苦的哀嚎聞著都覺得心生膽怯。

劇痛讓原本有著些許血色的洪力臉色再度變為煞白,無力的蜷縮在地面之上,甚至哀嚎的力氣都逐漸減弱。

如若是細細發現,便可以看見那些金針正在按某一種極其詭異的規律上下竄動,帶著些許旋轉。

這針法乃是吳天在一處古遺跡之中覓尋得到,這凡間大多數使用的是銀針度穴手法,粗糙,鄙陋,絲毫登不上大雅之堂。

“堅持住..”

看著自己兒子如此痛苦的模樣,洪霸天雙拳緊緊握住,只不過這種疼痛遠遠不及犯病時的猙獰與恐怖。

再火爆的獅子也對自己的愛子相顧有加,原本圣手丹王就治不了自己的兒子,就想要拜托瀾滄帝國的鐵家幫忙。

沒想到這鐵家以此作為尾巴讓洪霸天與他們聯手剿滅這洪家,雖然知道自己洪家可能最終兇多吉少,但洪霸天為了自己的兒子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但是自從那日洪力回到家中竟然說吳天看透了他的病癥,便是絲毫不敢有所怠慢的前來吳家前來一探究竟,倒是沒有想到這吳天竟然真的能夠將洪力的病情所穩住。

洪力身上的金針隨著吳天的食指中指并排的運轉,不斷進行各種各樣的變化,不少鮮紅如火焰般的血液滾滾流出。

“這是?”

而下一幕所發生的事情讓洪霸天這位自恃見多識廣的老獅子愣在了原地,絕對是極其之詭異的事情。

只見那些原本赤紅如火的血液,在流淌到地面之時,竟然詭異的變成一塊塊散發著寒氣的堅冰。

這一幕讓坐在大堂之上的吳驚雷同樣是些許側目,烈火與堅冰的瞬間轉化,證實了吳天所說的水火相克。

“本是水屬性的體制強行修煉火屬性的功法,現在已經到達晚期,想要將他調和治愈還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br>
“刺啦”

吳天緩緩開口,手掌猛力化爪將那數十根金針吸出,直接落入那旁邊不遠處的垃圾桶當中。

而此刻的洪力早就已經不省人事,蜷縮在堅冰之內瑟瑟發抖,哪里還有當日在大藥房當中的飛揚跋扈,看起來就像是受了傷被凍成冰塊的流浪狗。

“咔嚓..”

見著自己兒子這副模樣,洪霸天大手一揮將那覆蓋著的堅冰瞬間碾碎,老獅子的模樣直接是年老了幾歲。

雖然感覺這洪霸天些許可憐,竟然是讓吳天有著些許動搖,不僅是他有至親守護,自己同樣也有。

“鐵家已經在調動兵馬前來青陽鎮,其中有兩位武王一階的恐怖存在,好像還有一位武王二階震場?!?br>
“時間就在吳家與柳家大喜之日,我洪家已經安排好了后手,如若是需要可以隨時給我說?!?br>
說完這句話的洪霸天像是用盡了最后的力氣,這些時日發生的諸多事情將原本很多的計劃直接活生生的拆散。

鐵家給自己的承諾從一開始他就沒有相信過,但是為了自己的兒子洪力,還是抵上了整個洪家作為賭注。

背影帶著些許落寞和孤寂,就這樣抱著自己半死不活的兒子逐漸遠去,離開這吳家大院,說不出來是什么樣的感覺。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