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萬毒神皇 > 第十八章 隱疾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十八章 隱疾

“嘿嘿,岳父大人,這聘禮身為困在半步武王三年的您,應該會非常喜歡,或者是恨不得立刻將夢嬋送到我家?!?br>
看著風淡云清的柳如風,吳天緩緩開口說道。

這柳如云因為被人陷害導致身體出現些許問題。

原本天賦異稟,修行更是一日千里,但是被人陷害身體出現問題,最終任然是卡在了半步武王不可前進一步。

但他淡泊名利,對于這青陽鎮三大家族根本不感興趣,也是最后吳家柳家有難才爆發出半步武王的恐怖境界。

在吳天此話剛剛落下,原本風淡云清的柳如風氣勢瞬間變的凌厲,雙眼中也爆發出些許銳利的寒芒看著吳天。

“小子,你再說一遍?”

世人皆以為柳如風不過是武宗六階或者是武宗七階的修為,而眼前的吳天卻是直接點出自己半步武王,并且時間絲毫不差。

今日,正是他突破半步武王三年。

大手微微一揮,在場的眾多仆人紛紛會意的離開了現場,而在柳如風銳利的目光之下,吳天坐了一個請的手勢。

兩人相對而坐,坐在了園中的涼亭之中。

“岳父大人每次沖擊武王之時,全身關節大穴會出現極其尖銳的痛楚,每每烈陽高照,身體內靈力便會詭異的從那些關節大穴蒸發?!?br>
“如今修為依舊是半步武王,而岳父大人則是通過銀針度穴穩住那些穴位和關節,導致自身衰老加快,最為明顯的地方,就是您老些許斑駁的頭發?!?br>
“不知小婿說的可真?”

柳如風的問題乃是他許多年之后才知道的,也是他當年屠殺瀾滄帝都柳家用血腥手段問出來。

不過現在這種因為毒素長年累月堆積起來,沒入骨髓當中,滲透入血液筋脈之內的問題,在萬毒珠手中卻是極其簡單。

并且將柳如風體內恐怖的劇毒元素吞噬,對于萬毒珠恢復力量,也會有著些許幫助,一舉兩得。

“夢游神?”

聽說了吳天昏睡七日,如今看來前后學識宛如兩人,氣勢目光談吐,竟然讓自己有著些許看不透。

直到吳天緩緩點了一下頭,柳如風面色的震驚才微微緩解些許,但隨即卻響起了深深的嘆息。

“既然是夢游神叫你來送聘禮,那我到時很想知道你的聘禮是什么,是什么樣的聘禮讓我恨不得將閨女嫁給你這個臭小子?!?br>
嘆息之后的柳如風雙眼泛著些許精光,看著眼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吳天,的卻感覺這家伙變了。

關于夢游神的傳說深入人心,凡間諸多逆勢崛起的強者,背后都縈繞著夢游神的神秘身影。

“岳父大人這三年以來日日堅持六個時辰的修煉,雖然沒有突破武王,但是這厚積薄發之勢早已形成?!?br>
“如若能根治體內的劇毒后遺,恐怕不擇數日,岳父定然能夠修為突飛猛進,突破武王重回瀾滄帝都?!?br>
說到這里,吳天雙眼迸發出犀利的光芒,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老丈人情緒有著略微的起伏。

“好,只要你小子能將我體內的隱疾治愈,擇日不如撞日,總之我家閨女都認定你這個臭小子,立刻過門?!?br>
“砰”

聽著吳天所說之話,柳如風自然不是什么愚鈍之人,他說了這么多無非都是繞著自己的隱疾,所指之處那還不是顯而易見。

一手拍在是石桌之上,聲音不再猶如清風,反而像是沉睡的猛虎突然張開血盆大口,開始咆哮。

“吳天,混蛋,混蛋....”

“爹,啊......”

躲在不遠處的柳夢嬋本就是想要偷聽吳天和自己爹的對話,可是剛剛過來便是聽見自己老爹說的話。

瞬間還沒有褪去的滿臉羞紅,再次變得猶如滲血碧玉,一身青裙飄動,口中不斷罵著吳天混蛋,跑向遠方...

心跳得好快,自己爹怎么能說出這種話。

“呃..”

“岳父,能不能低調點,如風,如風般淡定淡定...”

吳天和柳如風兩人看著夢嬋嬌羞的小跑而去,柳如風原本亢奮的臉上瞬間變得鐵青,這次可真的在女兒面前沒形象了。

前幾天自己才說這個女兒要嫁人,心里沒有自己爹,還給她說不要她嫁過去了,等待柳如風的便是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想到剛剛這么一說,夢嬋竟然直接給聽見了。

“小子,趕緊?!?br>
聽都聽見了,那還能怎么辦?

等自己順利將體內的隱疾給驅除,突破到武王階段,那再修練些許時日,便可以將夢嬋十六年來的心結給解開。

一切,都值了。

“岳父大人,那我等一下祛除你體內毒素的時候一定要忍住,如若是忍不住,不但毒素不能一次性祛除,反而還會多遭罪?!?br>
看著盤膝而坐的柳如風,他體內的劇毒已經伴隨他二十多年,早就是滲透進骨髓之中,不過在萬毒屈服的萬毒珠力量之下,直接能夠抽離出來。

“別廢話,趕緊,老夫什么樣的痛苦沒有經歷過,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心里的痛苦早就已經麻木?!?br>
再次說了一句,柳如風就在這涼亭之中攀西而坐閉上雙眼,既然剛剛已經叫那些仆人離去,在沒有自己的允許之下,他們也定然不敢進入。

自己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夢游神!

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能夠擁有如此多的奇遇機緣與造化,倒是沒有找上自己,找上了自己的乘龍快婿。

“不過岳父,真的有點痛?!?br>
看著自己岳父好像是道破人間滄桑,受盡諸般痛楚,一副天塌下來,我自然淡定如微風的模樣。

吳天還是小聲的提醒道,但是被柳如風直接抬起右手打斷,臉色依舊毅然決然,毫不在意。

手中的碧綠熒光逐漸出現,右手手掌放在柳如風的頭頂百會之處,將光芒緩緩將他盡數籠罩其中。

“哼..”

柳如風臉色不在淡定自若,竟然情不自禁的微微抽搐,感覺宛如在用精鐵,一次次的磨著自己的骨頭。

一條條細微無比的漆黑劇毒觸手,逐漸從柳如風的身體內攀爬上肌膚表面,并且不斷向著頭頂匯聚。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