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玄幻小說 >莫倚傾國貌 >第146章 魅惑公子,獨去后院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46章 魅惑公子,獨去后院

?未等黛初反應,公子大手一揮,將洛意吸到跟前。一手覆下,洛意疼得無法壓聲,不由自主地低吼了起來。
“公子,不要!”黛初慌了神,她快被公子逼瘋了。
推也不得,攔也不行,黛初干脆沖上去抱住了洛意,要死就一起死吧!
果真難受,頭皮有炸裂之勢,黛初功力淺,才受一瞬就吐了血。
“你!”公子氣得不輕,收了手將黛初提起來,看著她吐血難受又忍不得罵。
黛初睜眼看了看,見地上躺著的洛意深情地看著她,眼角流了一滴淚出來。
強忍著情緒,她低聲說:“公子,我不想欠人情,也不愿牽連別人,你別殺他!”
公子沒說話,他感受到了小院內外都來了人,冷眼看著緊張兮兮過來的青魑說:“把洛意丟進獸籠!”
唰——
身影飄散,黛初只感面前有陣陣冷風。她努力睜開眼,還沒看清什么就被公子攬入懷中,貼著衣衫她什么也看不見。
到了雪苑,公子抱著黛初走向后院,取了兩袋子藥扔給三七讓她熬。隨后,來到廳中,公子才靜下心來,讓黛初好好跪著。
“昨天才訓誡過你,讓你好生守規矩,今天就跟別的男人糾纏不清?我是不是太慣你了!”
書卷摔在地上,黛初嚇得一怔一怔的,一句話也不敢回。若說嬌慣,黛初也覺得是洛意給的,她向來也只受洛意的好。
如此嬌縱,或許也來自那人。
不過,黛初現在沒心思去樂,她擔憂得緊。公子說的獸籠到底有多可怕?
“公子,我知錯了,我以后不會沾惹他!今天,本想著讓扶??匆?,沒想到讓你給撞見了!”
“是嗎?我怎么覺得你們像真的呢?”
黛初連連搖頭,冷漠著臉,低聲說:“他心中是扶桑,若是不灌醉他,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同理,我若是沒喝多,也不會這樣,公子你要相信我!”
“如何相信?”
“我……”黛初看了公子一眼,一時間說不出個什么,干脆坦白了說:“我是個顏控,尤其喜歡美男子,如同熱愛美食一樣。洛意整天板臉,我并不喜歡;以前,我喜歡畫師,可他太妖媚;后來,我……”
公子輕聲一笑,“難不成,后來喜歡我?”
黛初咳了幾聲,紅了臉,低著頭說:“公子,你的確長得最好看!”
“那你怎么還屢次拒絕我呢?”
“那是不敢,而且我怕!越是美,越是危險,而且公子還是站在高處的人,黛初不敢高攀!”
公子抿嘴一笑,對黛初招了招手?!膀炞C一下你說的話,你給我過來!”
黛初緩緩起身,艱難地走過去,心中念著:為了洛意,拼了!
“公子!”黛初不自然地坐在公子身邊,時不時羞澀地看他一眼?!澳悴恢档脼橐粋€影子生氣,若是因為我那就叫吃醋,更不應該了!”
公子抿了抿唇,似有嘲諷?!澳氵@是在保他吧?”
“沒有,公子你怎么還不信我?”黛初正對著公子,眼睛也盯著他,極力表現得純凈、真誠,甚至還要有些喜歡?!肮?,要我如何證明才信呢?”
公子來了興致,笑問:“你能如何證明?”
黛初想了想,掐了自己一下,笑著湊近公子的臉,溫柔地親了一下他的臉頰。雖然只是輕輕一沾,卻足夠公子驚愕、慌亂,他從未被人親過,從小到大都沒有。
臉頰有微微的癢,公子紅了耳根,低頭看了看朝著他淺笑的女子,心中似有小鹿在蹦蹦跳跳。
“信我了么?”
聲音很柔,笑也溫潤,黛初的魅惑恰到好處。
公子微微一笑,故作鎮靜?!翱晌铱茨銈兛刹皇沁@樣,你?”
黛初一瞬便懂了,可要她那般的確艱難。不得不做,她很清楚,她為了洛意也愿意,就當眼前這美男子是洛意吧!
迎上臉,黛初貼近公子的唇,下一瞬輕輕咬了下去。
這一動作,驚住了公子,他未曾想過黛初如此大方。不過,回過神后該是雀躍、激動,他經受不住,在她正要退去之時抱緊了她,迎上且變本加厲。
如此溫潤美好,公子算是懂了洛意方才的感覺,要他這般清醒、隱忍的人也受不住黛初的誘惑,哪能舍得放開?
人間魅惑,不過如此。
不過,黛初卻沒有半分安適與享受,這是酷刑??!
雖然是美男子,可不是黛初心上的人,那排斥的反應生得濃烈。
咚——
身子后仰,倒在地上,黛初故意重重磕下腦袋,疼得她很自然地躲開了公子。
唯有此計,恰當而不令公子發覺。
“丫頭……”
黛初捂著腦袋,皺眉嘆息:“嘶,公子,你也太不溫柔了!”
公子摸了摸唇,一瞬便紅了臉,他溫柔地扶起黛初,冷靜了許久都沒有說話。腦海里,不斷閃現的是對自己的質疑,以及對那些情緒是定義……
這,真的是動了心嗎?
他竟然對黛初……
黛初見公子情緒安寧了些,抓緊時機說:“公子,你可信我了?我真的不在意他,要是相比,公子可是第一呢!”
“信了!”
“那公子能不能原諒黛初?”
“沒怪你!”
黛初見公子一直背對著她,想了想,她抱住了公子半邊肩膀,伏在他肩上說:“公子,今天的事就讓它過去吧!黛初可以每月多來侍寢一次,可不可以放了洛意?”
公子一愣,側身挑起黛初的下巴,輕聲問:“還在想他?”
黛初嘟嘴搖頭,“公子,我不想欠他的,你就慣我這一次嘛!”
“哼!”公子捏了捏黛初的臉,似笑非笑地說:“三次,一月三次,我便放了他!”
黛初愣了會兒,點了點頭?!昂?,依公子!”
“行,你去吧!從后院的小門出去,青魑會告訴你洛意在哪?!惫雍攘丝诓?,假裝淡定地看著黛初走遠,心想:是真是假,你們一見面便知曉了!
推開后院的小門,黛初突感陣陣冷風襲來,她摸著黑走了會兒。一條不寬的小路,石板砌成、高矮不一,不像是常有人來。
越向高處走,風越冷越大,還多了些陰森的氣氛。
所謂的獸籠到底關的是什么?黛初緊張地加快步伐,最終干脆跑了起來,氣喘吁吁地上了山頂,沒有路的時候她才停下來。
左右都是大風,黛初有種被吹跑的趨勢,不過最怕的該是黑暗里傳來的幾聲嘶吼。低沉,沙啞,渾厚的聲音像是來自遠古,比柴山的幽狼可怕多了。
“那是什么?”黛初一驚,心都快跳出來了,她想往上攀爬卻發現斜上方的石頭上站著人。
方才,青魑不在此處。
“你敢過去嗎?”
“怎么不敢?”黛初一躍而起,站到與青魑齊平的石頭上?!奥逡庠谀??公子允許了,你快放了他!”
“喏,鑰匙!”青魑扔給黛初一串鑰匙,冷笑著看向西北角?!澳闳チ擞腥魏伍W失都不關我的事!”
一抹身影消散,很快淹沒在霧氣之中,青魑眨了眨眼,饒有興趣地盯著那個方向。她多了一絲贊賞,更多的還是玩味。
來此處的人,鮮有活著離開的;上了這里的,也沒有黛初那般決然要靠近危險的。青魑敬黛初是有膽量的人,畢竟這里聽聲音已經足夠明顯了。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