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小說 > 莫倚傾國貌 > 第145章 公子打破浪漫時刻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145章 公子打破浪漫時刻

“聽話,我不想讓你受到半點傷害!”洛意摸了摸黛初的頭發,輕聲細語地說:“你去那待一年,我絕對來找你,一定來!”

“不,一年太長了!”

黛初不是怕一年長,她怕洛意有閃失,就像他非要讓她離開一樣。兩人誰都知道,這地方很危險,誰也控制不了下一瞬的變化。

“那里很美,人也很好,你去了天天睡覺,一醒來我就來了,可好?”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黛初抹了淚,抬起頭,眼淚汪汪地盯著洛意,央求的目光甚是溫柔?!奥逡?,不要趕我走!”

本就容顏如畫、魅惑十足,這再一撒嬌、再一掛淚,誰能忍受得???

洛意無法回答,一手攬腰、一手托臉,俯身長吻,這一刻還克制什么。

若是可以,他恨不得與這可愛的丫頭融于一體、永不分離??拷吮阕屓松岵坏秒x開,貪婪像是最真切、最合理的存在,讓人無法自控、難以清醒。

如果不觸碰,或許無法知曉,原來靠近彼此的心靈是那般愉悅,愛意真是世間最美妙的東西。

克制了太久,隱忍了太多,這一刻將以往的苦都消散、彌補,自然難舍難分。

想著長久難見、不知后路如何,這一瞬也要將一切都記得深刻、獲得足夠,自然無法休停。

槐花樹散著清香,時而送些落花、散些水汽,同那朦朧輕盈的霧一起調和氣氛、裝點環境,小院從未如此夢幻、浪漫。

身上似有磁石,分不開來,歡愉使人迫切獲取更多。

意志薄弱得很,像是被酒素麻醉了去;全身感官只在腦,體會的全是索取來的美妙。

若是沒有外力攪擾,或許這夜里的兩人是無法清醒了!

呼咻——

一道強風,像是嚴冬雪峰上刮裂石壁、冰雪的那般猛烈,清寒入骨、力道無窮,片刻便讓人從夢里醒來、從云端跌下。

如夢似幻結束,迎面體會的是震怒、得到的是驚慌。

“公子……”

沒錯,公子來了,他本來是想看黛初見洛意帶扶?;貋硎鞘裁捶磻?,卻沒想到是這樣的場景,險些氣得吐血。

兩人互看一眼,羞紅了臉,趕緊從地上起身。洛意兩三下系好衣衫,跪在黛初前面擋住她,低聲說:“公子恕罪,我與主子飲酒過多,此番是洛意無禮,與主子無關!”

黛初穿好衣服,羞澀地跪好,對盛怒的公子說:“這不是洛意有錯,黛初只是想練習媚術,力道火候把控不準,勾引他時也難控自己,這才至此!”

逍遙島,主子可以用影子練媚術,甚至可以實戰學習,島主只是不許兩人生情。不過黛初拿著一點做借口,并消不了公子的怒火。

“都住口,隔遠些!”公子氣得捏緊了拳頭,沒等兩人自己分得遠些,他一掌打下將兩人甩了很遠。

地下如卷風襲起,無可避免,一左一右滾了兩三丈。洛意和黛初無法替對方多說,再表露情感,公子手段會更狠。

“公子,恕罪!”黛初抬眼看了公子一眼,眼淚汪汪,裝著可憐。

“還認得我呢?”公子冷哼一聲,一步步靠近黛初,走近了才發覺自己被她帶偏了焦點,他本來是想殺了洛意的。

對,殺了洛意,這殺心早有了,只是一直認為洛意是個人才便忍下來了??蛇@一刻,還怎么忍?

公子拂袖轉身,直奔洛意,羽扇在手中搖擺著羽毛,時而可見其中暗藏的利器。洛意知道公子的怒火有多深,他并不閃躲、也不求饒,只是呆呆跪著,萬般心愿只希望黛初不要因情而做錯事。

“敢動我的人,真是好膽量!”

話音未落,扇子已動,柔風一出滾滾如雷,瞬間成為凌厲之風,像是陣陣劍氣直奔洛意而去。

風塵一起,洛意禁閉雙眼,忍下那割膚斷骨的疼痛,刻意裝得無事一般。他不能讓黛初傷心,他怕她控制不住自己。

不過,黛初早已無法理智了,她跑到公子身下跪著求情,什么話都說了卻毫無起色。洛意該受的還是在受,她只好起身握住了公子的手。

“公子,求你了,別殺他!”

“你再說話,信不信我連你一起?”

洛意擦去嘴角的血,低聲對黛初說:“主子,別為影子求情,這是我該受的,與你無關!”

如此提醒,黛初還是不能不管,她做不到冷漠視之。若是她不管洛意,公子氣消了又如何?萬一他直接殺了洛意,黛初活著有什么意義?

“公子,我可以將功補過,你不要因為我的錯動怒!”黛初按著公子的手,本想苦苦地哀求,卻因不能說得太直白便只好盯著他看。

或許,黛初長得太美,亦或許她的眼睛、她的目光實在是利器,公子看了也于心不忍,再怒也無法去拒絕。

“你那么在意他?”

黛初毫不猶豫地搖頭,連連否定:“不,沒有,我在意他還不如公子。他是有妻子的人,我早已恨上了他,這只不過是想報復!”

“嗬,那你又是如何在意我的呢?”

“公子待我好一些,起碼是逍遙島內最好,黛初還是記得!”黛初說完,見公子皺眉不語,像是在考慮,她便直接抱了上去?!肮?,黛初不過是喝多了酒,難免對男子有些……”

這一抱,公子也愣了,洛意也看呆了。一人心喜,一人悲愁,這心情像是突然顛換了一般。

懷中的女子緊貼著胸膛,像是從未如此主動,以前他都沒有碰到過她。公子俯身一看,黛初的臉色、眼神的確有醉意,而且那濃濃的酒氣也不由得他懷疑。

這真的是喝多了嗎?公子忍了又忍,對黛初算是原諒了,但一想起方才的一幕還是恨。

“我可以不計較你,可是你這影子留不得,我一定要殺!”

黛初一怔,松開了公子,幾番說不出話來。最終,她想起了一件事,之前她聽說這一次出任務有免死金牌。

“公子,那…那可不可以用免死金牌抵?”

“什么?”公子冷笑一聲,將手放在黛初的肩上,重重地拍了兩下?!吧笛绢^,他沒告訴你嗎?這免死金牌有指定的人,他已經指定了你,免也只能免你的命!”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