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陰陽乾坤顛 >第一百七十六章:沖突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一百七十六章:沖突

?慶隆帝轉頭見到太子,以及四皇子一行,眉頭就皺了起來:“你們又來做什么?“

四皇子忙說到:“兒臣聽說酈國公來了,所以就想來看看酈國公?!?br>
外孫見外公這沒有錯。

“那你們呢?“慶隆帝轉向了太子。

太子悶悶回到:“兒臣來問父皇,昨晚的約定是否算數?“

慶隆帝冷哼一聲:“當然算數,你若是辦不到,就早點交出太子之位吧?“

酈國公插話道:“皇上跟太子之間有什么約定,不妨說出來,老臣好幫幫太子?!?br>
太子搖頭:“不能說?!?br>
慶隆帝又看向周靖軒:“朕昨天宣你你不來,今天來做什么?“

周靖軒回到:“兒臣來看看酈國公,長什么樣子!“

不待慶隆帝開口,酈國公就問道:“你就是熙王?“

“對呀?”周靖軒望向酈國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酈國公現在,是不是特別想殺我?“

酈國公擠出一副笑臉:“熙王說笑了?!?br>
周靖軒一本正經地說到:“我這人從不說笑。酈國公想殺我的話,這皇宮里可是沒機會的,出了宮機會倒有一大把,就是不知酈國公能不能把握得???“

四皇子急急問到:“熙王弟,你怎么把酈國公得罪了?“

周靖軒沒有理會他,仍面對著酈國公:“其實不是在下有意,要戳穿酈國公的秘密的,也不想與逍遙門人為敵。

在下只是不見了熙王妃。你也知道熙王妃,乃是父皇御賜給我的妃子,不見了王妃比丟了圣旨還要惡劣。

所以在下就得拼盡全力地尋找,無意驚擾到酈國公,還請酈國公見諒。畢竟這天下還沒有誰敢與酈國公為敵的?!?br>
“熙王妃不見了?“酈國公有些吃驚:“熙王妃不見了,熙王應當尋找,老夫沒有意見。如若要老夫幫忙請只管開口,老夫一定盡全力幫忙。只是請熙王,別往老夫身上潑臟水?!?br>
“原來是這樣?!八幕首涌聪蛑芫杠?“熙王弟你放心,酈國公寬宏大量,不會為了一點小事,就斤斤計較的?!?br>
都掀了酈國公和逍遙門之間的聯絡據點了,還是小事?周靖軒不高興地扭過頭去。

太子則偷偷對著四皇子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你外公這次饒不了他的。

太監進來報說:殷將軍來了。

只見殷將軍赤裸上身,背著荊棘,負荊請罪來了:“皇上,臣救女心切,這才冒犯了大忌,望皇上懲罰?!?br>
周靖軒連忙說到:“父皇,是兒臣讓殷將軍之女去探的翠竹庵,如若最后不是殷將軍趕到,殷將軍的女兒,就要被酈國公的后宮滅口?!?br>
“熙王!“

“熙王弟!“

兩道呼喚同時響起,卻是面帶怒色的酈國公和四皇子。

什么后宮?只有皇帝的后院才能叫后宮!

酈國公強忍著怒火,提醒到:“請熙王注意你的言語?!?br>
周靖軒撇撇嘴:“如若不是殷將軍趕來,恐怕沒有人知道,酈國公的秘密了?!?br>
酈國公沖著周靖軒咄咄逼人:“老夫能有什么秘密?“

周靖軒正要開口,就聽太子贊到:“酈國公對朝廷衷心耿耿,日月可鑒!酈國公不知道,我這個熙王弟從小腦子就不正常,他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還請酈國公不要放在心上?!?br>
殷將軍沒有想到:周靖軒竟然是熙王,震驚不已。

就聽太子繼續說到:“父皇,既然此事是熙王弟起的頭,殷將軍救女心切情有可原。以兒臣之見,暫時就饒過殷將軍吧?“

“算了,既然是酈國公的外室,和殷將軍的沖突,朕在這里就當個和事佬,你們一笑泯恩仇吧?“

金長情忙奏到:“皇上,殷將軍他私自點兵...?“

慶隆帝打斷他:“算了,只不過是區區幾百兵而已,下不為例就是了?!?br>
金長情只好退到了一邊,殷將軍忙謝恩:“謝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對了,熙王妃不見了!殷將軍,你就幫著熙王找找他王妃,就算做今天朕對你的懲罰吧?“

“是,皇上!“殷將軍沒有猶豫。

慶隆帝擺擺手,眾人都退出去了。

只有太子和周靖軒,留在了那里。

太子暗暗拉了拉四皇子,四皇子也留了下來。

見沒有外人在場,周靖軒就把上午的事情講了一遍。并說要不是鄭飛揚,讓人守在逍遙門門下弟子的外面,自己也不會相信酈國公和逍遙門勾結在一起。

四皇子失聲叫道:“不可能,酈國公不會這么糊涂的,熙王弟,請你不要冤枉酈國公?!?br>
周靖軒把頭偏向一邊,沒有再做聲。

四皇子面向慶隆帝,跪了下來:“父皇,此事就交給兒臣去查吧!要是酈國公,真的與逍遙門有勾結,兒臣一定親手,把他交到父皇手里?!?br>
周靖軒蹲下身子,插話道:“去吧,去吧!順便把你們那個什么破賭約,說給你外公聽聽。

說不定你外公一心動,就把那孩子給你送過來了?“

待四皇子起身,太子沖他微微一點頭:“我剛才也是這么想的?!?br>
等四皇子一行走出殿外,金、殷兩位將軍和酈國公,都等候在外面,只是距離站得很遠。

他們一見太子出來,連忙過來見禮。

隨即太子和四皇子給眾人見禮,只有周靖軒沒動。

酈國公望向周靖軒:“老夫總覺得熙王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似的?“

周靖軒皮笑肉不笑:“這京城認識在下的人多得去了,酈國公覺得眼熟不奇怪?!?br>
金長情說到:“剛才在翠竹庵,老臣言語沖撞了熙王,還請熙王莫怪?!?br>
周靖軒拍拍金長情的肩膀:“是酈國公的一顆好棋子!“

金長情沉下臉來:“請熙王不要胡說八道,老臣是酈國公的表妹夫,平時替酈國公分擔分擔些家事,是應該的?!?br>
太子見此,只好在一邊解圍:“酈國公和金將軍,千萬別跟熙王弟一般見識,他一向說話不經大腦的。要是本太子也去計較,熙王弟現在就不會站在這里了?!?br>
見太子開了口,酈國公面色,這才緩和了些。

他正準備告退,就聽四皇子說到:“雨瓔送送酈國公?!?br>
酈國公點點頭:“好!”

金長情見此,告辭而去。

周靖軒沖著殷將軍拱拱手:“殷將軍,我改日去找你?!?br>
殷將軍聞言,只好拱手告退。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