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玄幻小說 >嬌妻案中見 >第117章 她的身份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117章 她的身份

?厲明謙還想繼續發問,蒲千凝卻道:“不如你先跟唐毅過去看看,對方到底什么情況吧,我這邊暫時沒有什么線索可以提供?!?br>
蒲千凝側身經過了厲明謙,離開了這狹小的空間。

厲明謙眉頭凝得愈發緊了,完全可以確定,這不是他昨夜的錯覺,在那個吻之后,她對自己有明顯的疏離。

是自己唐突了。

不怪她。

厲明謙收回了失神的目光,“剛才你說的人住幾號房?”

“2188?!?br>
厲明謙看了一眼所在在死者房間號,2102,這是普通的標間。

與他所料,與這標間僅有一墻之隔的2188房,是一個豪華套間,但讓他意外卻是房間的主人——季庭衡。

昨晚也醉得不行的他,是被同事的敲門聲吵醒的,身上隨意的掛著浴袍,頭發也沒有昨晚梳得那么整齊。

知道厲明謙的工作繁忙,也不說這么多彎彎繞繞客氣話,“2102住的那女孩叫白音,是我的助理,這一次跟我一起回國,目的是談生意的?!?br>
“我們認識了大概六七年,她原來是我們公司的前臺。后來,在一次接待客戶的工作中,我發現她挺有才的,思想和理念也很符合我們公司未來的發展,再后來,她就成了我的助理,經常跟我一起到各地出差?!?br>
厲明謙聽著他這話,有些不對。商業上的事情,他不懂,人際關系,他還是有點耳力的,“你們……”

“對,她是我的女朋友?!?br>
“她結婚了?”

季庭衡沒想到他會問得那么直接,點了點頭,“最近她跟丈夫在鬧離婚,但因為孩子撫養權的問題,這婚一直拖了兩年,還沒有辦完手續,所以我跟她的關系,也僅局限于我和她兩個人知道?!?br>
“這次你們是幾個人回來的?”

“同行的還有另外一個男同事,住在2202號房?!奔就ズ饪戳藭r間,“我把他的電話給你吧,因為現在他跟客戶在洽談,把不方便接電話?;蛘叩人k完事情回來了,我帶他到隊里,讓他跟你們聊?”

“不急。你最后見她的時間是幾點?”

“昨晚九點多吧。嗯……我去找你們之前,一直跟她在一起?!?br>
“衡哥,我想問一個很隱私的問題。昨晚你們有沒有做那種事?”

季庭衡笑得很尷尬,但還是重重的點了頭,“昨晚,我們吵了一架,也就因為這樣吧,才會耽擱了我們見面的時間?!?br>
“哦?”

“我想把公司的總部遷回國內,一是落葉歸根,嗯,父母年紀也大了,我是家里的長子,這么多年都沒有好好的照顧家里,把所有的事情都丟給雨霏去承擔。

雨霏說到底也是一個女孩,對外有自己的事業,對有自己的小家,那么多年了,也挺不容易的。

自從你們嫂子孩子去了以后,我挺內疚的,一直尋思著要回國發展。

這不,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機會了,要是錯過,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白音不同,當年她出國留學的目的就是為了留下,花費了十幾年的心血,好不容易才在那咱們的腳跟把父母接過去,從家里也有了孩子,自然是不愿意回來的。

所以昨天晚上我們就為了這件事吵了一架。

我尋思著,業務上的事情八字還沒一撇,我也不想跟她繼續爭論,含含糊糊的敷衍了她,然后就跟你們喝酒去了。

等昨晚喝完酒回來也2點多,這個時間她應該也睡了,而且喝完酒,我也不想都說什么醉話,萬一胡亂的承諾了些事呢?要是記得還好,要是斷片了,到時候可不好辦。

你看,我人還沒睡醒,你們的同事就告訴我,她就出事了?!?br>
季庭衡的臉色,很難看。

想想也對,自己的女朋友死了,心情自然不好,更不要說其他的了。

“衡哥,節哀?!?br>
“我已經跟讓他們跟白音的丈夫聯系了,他應該這一兩天就會回國了?!彼D了頓,“我可以問問,她是怎么死的嗎?”

“法醫這邊,還沒有給出死因判斷?!?br>
季庭衡明白的點頭,“是子遠?”

“對,他也過來了,不過負責這個案子的是他徒弟?!?br>
“哦?”

“下次吧?!痹谶@個場合,讓兄弟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不合適。

季庭衡唯有忍下了好奇,“也好。今天這氣氛,的確太尷尬了?!?br>
“衡哥,你先休息,有什么新消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我那邊還有些工作沒有忙完?!?br>
“好?!?br>
離開前,厲明謙再三確認,“你們之間的事情,你確定沒有第三個人知道?”

“這…應該吧,我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她有沒有說,我就不知道了?!?br>
“恐怕我還得問你要不要東西?!?br>
季庭衡指了指煙灰缸。

“謝了?!?br>
回到2102,白音的尸體已經已經被送走了,而蒲千凝并沒有跟著回去,“等我?”

“算是?!?br>
蒲千凝指了指窗臺外,那里有一個使用過的安全-套,“不確定是不是他們的,為保險起見,我想帶回去做個化驗。唐毅已經去找工具了,還沒回來?!?br>
“你這煙灰缸…什么意思?”

“她男朋友的,也是我朋友?!?br>
蒲千凝用鑷子把煙頭夾起,“是剛在住在2188的客人?”

“嗯?!?br>
厲明謙頓了頓,“昨晚……”

“有些事過去了,就不要再提起了?!?br>
“我…”

“厲隊,你回來了?!碧埔愦驍?,“千凝,你要的東西沒找著,問他們要了一捆安全繩,要拿到那東西,只好爬出去?!?br>
唐毅說話間,已經開始想著辦法要怎么爬出去。

然,頭往外一伸,好家伙,這可是二十一樓,寒風刺骨的吹來,頓時生了怯意。

“還是我來吧?!眳柮髦t搶過唐毅手上的安全扣,干脆利落的穿戴在身上,另外一頭掛在唐毅身上。

“要不,咱還是叫消防吧?!碧埔阍俣日J慫。

“等他們到的時候我已經完成了,行了別擔心,馬上就好?!眳柮髦t毫不含糊的翻出了墻邊。

把這么惡心的東西,從樓上扔出去,虧他們能想到!

厲明謙把東西裝好后,在窗戶外面遞了過去,“這東西應該跟他們無關?!?br>
“好了,你快進來吧,看著挺危險的?!逼亚?。

“你在擔心嗎?”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