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妙手姻緣師 >第兩百零二章 邊關的異動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兩百零二章 邊關的異動

?安歌和慶州的小聚非常的開懷,問他有沒有聽到大夏國公主的消息,他卻愣愣的說:“什么,大夏國的公主在我們昊京?可是我這一路回來,卻看到很多大夏國的兵士正在向前線集結?!?br>
“有這樣的事情?那這大夏國的公主和親是假,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倒是真了,如果真要開戰,他們就不怕公主被我們拿去做籌碼嗎?”墨曉躊躇了一下,說道。

“我這一路走,聽了不少藍霜公主的故事,她可不是一般的公主,別說她的武功了,就是指揮作戰也毫不遜色。雖然她這次沒有帶多少人來昊京,但若要全身而退,也并非不可能啊?!睉c州一想到狡猾的大夏國已經陳兵在邊境了,就不由得心驚。政治還真是奇妙的東西,前面在熱乎乎的搞和親,后面卻暗搓搓的搞陳兵。

“慶州,你必須把這個消息盡快傳遞給你家公子,他才是能真正守護鴻音王朝的人?!?br>
“他是三皇子,不時我的什么公子,我當不起他的人。只是一想到讓他平白得了這個功勞去?我還是對他曾經一心對付我爹爹,意難平?!睉c州說著狠狠的用拳頭捶了捶桌子。

砰的一聲響,嚇的小二趕過來看發生了什么事,原來不過是客人敲敲桌子,就匆匆退到了一邊去。

安歌默默發了呆,過了半晌才說了一句,“你若是不去,那我去?!?br>
墨曉在一邊聽了這話,也是哭笑不得,“你們兩個這個樣子做什么?這是軍國大事耽擱不得,若是因為你們碗報了消息,讓百姓遭了秧,你們就后悔吧?!?br>
這句話點醒了這二人,“是呢,我們這點子事算什么,還是盡快去找他吧。也不知三皇子現在身在何處?”

“這會子急了,若是我料的不差,三皇子今天應該就在樂游原?!蹦珪院V定地說道。

“就在樂游原,為何會這樣說?”慶州很是迷惑不解,他想不通這樂游原怎么就能吸引了三皇子來此。

“連那賣香瓜的老漢都直到近日大夏裹的公主來樂游原游賞,三皇子若有有意和親,自然要在樂游原求一個偶遇了?!蹦珪韵肫鹉琴u瓜的老漢說生意極好,就知道過來看熱鬧的人肯定也不止三皇子,說不得那些想做駙馬的人,都來了樂游原呢。

“既然是如此,那我們也去四處走動走動,看那公主的車駕在何處吧?!睉c州說走就要站起來。

“急什么,總要吃飯,不如吃了飯,在這里問問小二,自然知曉公主的車駕到了何處?!蹦珪园醋c州,叫來了小二,照他的推薦,點了幾個菜。

那小二見這幾個人也都是來看熱鬧的,便吹起了牛皮,“我們這個茶肆位置最好了,只要公主的車駕經過,必然是能看到的?!?br>
“當真?”慶州有點按耐不住,他倒是很想看看這公主到底是何模樣,為什么在傳說中是那樣的厲害。

“這還有說假話的,不然你當這些客人都是真來喝這樂活泉水泡的茶?”

“不過這樂活泉的水的確是泡茶好喝啊?!睉c州仿佛失去了重點,不知怎么就被繞到了茶水上。

安歌一笑,“你看窗戶上擠滿了,怕是公主的車駕真的要經過這里了?!?br>
墨曉拉了安歌的手,走,我們去外面看看。

說著二人便走到平臺處,倚著欄桿,看那遠處經過了一隊車馬,當頭的旗子上卻是一個“齊”字。

“這哪里是公主,這分明是齊王的車駕?!蹦珪钥戳艘恍?,“沒想到,這樂游原今日成了相親場了。你那個三皇子想必也在路上了?!?br>
“哪里是我的三皇子,墨曉,你這般說話就沒意思了?!?br>
“好,我不說,是慶州的三皇子,好了吧,我看你們兩個當真有趣。明明都是跟三皇子有著私誼,這時節卻又一個比一個撇清的厲害。也不知這三皇子到底哪里得罪了你們,若是個一般人也就罷了,偏偏還是這和親的核心人物?!蹦珪远⒅h處,輕輕說道。

“你知道他是和親的核心人物就好了,看公主此來,不是看中那早早封王的二皇子,便是這能征善戰的三皇子了。也不知她做什么選擇,還是當真虛晃一槍,為了進犯我們的邊境,特來迷惑我們?!卑哺韬苁菓n心。

“也不必如此憂心,天下事自有天下人去頂著,你盡力就好了?!蹦珪耘呐陌哺璧氖直?,這般紅塵事,還是那紅塵中人去了結才好。

“先回去吃飯吧,還不知幾時才到呢。聽說公主出游有禮部的一個張大人陪著,不會就是你那個好鄰居吧?!?br>
“不會這么巧吧,這禮部也真會挑人,找了張澤天去,不過那張臉蛋還真是招人喜歡,說不定公主也會多看幾眼呢?!卑哺柘肫饛垵商靵?,想起在竹林的初見,在劍門關的偶遇,想起在銀樓林的驚鴻一瞥,這樣一個人物,竟淹沒在昊京城中,完全看不到曾經的光芒了。

“公主也是女子,見了英俊的男子自然要多看幾眼,只是這終身大事,卻不是靠眼緣來判定的。這藍霜公主從大夏遠道而來,必然不是為了找一個夫婿那么簡單。若是能有和平,那自然是最好的,若是非要起沖突,我們的男兒也隨時準備著。這就是大局,這就是我們不得不面臨的紅塵?!蹦珪钥粗切┛礋狒[的人群,輕輕嘆息。這些人卻不知這和平歲月中,隨時潛伏著戰亂的危險,依然欣欣然的湊著熱鬧。

“你說,若是跟大夏開戰,我們能有多少勝算?”安歌望著齊王招展的彩旗,那車架前后都跟了許多仰慕他的太學生。若是得了二皇子青眼,一步登天也是有的。因而每次二皇子出行,就有不少太學生帶著詩文,等著二皇子上下車之際,想沖上去拿詩文干謁。

“如果靠這位齊王,那我們就等著大夏人直接打到彤云關吧。若是三皇子肯出面調停,那自然就不同了。長遠來看,這個國家還是交給三皇子要妥當一些?!蹦珪钥粗R王的車駕,也不禁有點失望。

“你可見過三皇子?如何知道這些?”安歌很是奇怪,這墨曉總說自己只關心煉丹,誰知他卻對世事無所不知。

“很多人無需見過,你只要去看看他做的事情,便足夠了?!蹦珪誀苛税哺璧氖?,“有些人,卻需要天天見,天天在一起?!?/div>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