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謀斷星河 > 第四百一十五章:嫌隙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四百一十五章:嫌隙

見徐銳沒有正面回答,裕王突然嘆了口氣道:“徐兄,你們有所不知,我這個王爺如今是苦不堪言啊?!?br>
此言一出,肅王和徐銳都是一愣,肅王連忙問道:“四哥何出此言?”

徐銳也關切地朝他望去。

裕王苦笑一聲道:“還不是奪嫡之爭鬧的,大哥自從監國之后,羽翼漸豐,和老七的爭奪也日趨激烈,二人爭鋒相對,硬是把不少好事、急事都給逼停了。

上次為了源初基地的事,我和老七算是聯手,觸了大哥的逆鱗,他已將本王看作老七一黨,可老七呢,又覺得本王處處回護大哥,一來二去,我是兩頭不是人。

本王自己受點委屈也就算了,問題是現在兩黨已經開始打擊異己,我這邊又不受待見,很多事就難辦了。

就拿前幾天的事來說吧,刑部接到一起案件,說是一個繡女到東家做工,因為被東家玷污,竟將東家滅門,被當地知府判了斬立決。

此案送到刑部,粗略一看便覺疑點重重,試問一個柔弱繡女連自保都做不到,如何能夠滅了東家滿門?

本王懷疑這中間有蹊蹺,便打算令刑部重審,可問題是此案發現得太晚,已經被父皇朱批。

我去找大哥,大哥卻對我冷嘲熱諷,讓本王去找老七,說是當地知府乃是老七門生,是非曲直一問便明。

本王走得可是正式流程,堂堂刑部問案,找得著老七么?

現在好了,大哥不給批復,刑部復合不同意問斬人犯,那繡女就這么被關在死牢里,生不如死,還不知道要被折磨到什么時候?!?br>
“竟有此事?!”

肅王為人剛直,最見不得這些冤案,一聽此事頓時大為憤慨,怒氣一上來牽動了肺脈,劇烈地咳嗽起來。

徐銳連忙輕輕拍著他的后背,幫他順氣,然后問裕王道:“王爺是想讓我息事寧人?”

裕王有些后悔當著肅王說起此案,嘆了口氣道:“我是想說,眼下京城里各方勢力已然矛盾叢生,說不清什么時候就會爆發出來。

你又剛剛被父皇抬得如此之高,正是被眾人盯著的時候。

現在你若太過高調,無論是對局面,或是對你自己都沒有好處,反正當初那件事也沒有造成什么影響,得饒人處且饒人,不如就此罷手對大家都好?!?br>
“話可不能這么說!”

一聽這話,肅王頓時不悅道:“此事乃是他們欺上門來,若不還擊回去,別人還不覺得我們軟弱可欺?

再者大哥身為太子,更該以此自省,處處以兄弟榜樣自居,以為兄弟楷模。

既然此事乃是大哥錯了,咱們做兄弟的如此息事寧人,豈不是讓大哥不知其錯,如何改過自新?

四哥,不是我說你,自打你主理刑部以來,越來越瞻前顧后,以前你那為父皇分憂的決心到哪去了?”

肅王越說越是激動,竟是數落起裕王來了。

見裕王臉色越來越差,徐銳連忙橫了肅王一眼,肅王本還想再說,可張了張嘴,卻還是忍了下來。

裕王不理肅王的大道理,沉著臉望向徐銳,似是等著他的回答。

徐銳自知躲不過去,暗嘆一聲道:“二位王爺說得都有道理,現在看來此事干系重大,我還得好好想想?!?br>
聽徐銳沒有當場答應,裕王眼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肅王卻是松了口氣。

其實這事徐銳是真的沒有想好,有仇不報不是他的作風,何況這背后涉及的不是他一個人,而是整個團隊。

就好像肅王說得,整個團隊被人欺負上門,若他這個領頭的都息事寧人,如何指望大家今后死心塌地跟著自己干?

但是星河集團的諸多項目已經上馬,工業化馬上就會轟轟烈烈地開始,到時候一定會觸及很多權貴的利益,從而產生不小的阻力。

雖說他已經把宏威皇帝拉了進來,但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這種時候自然是少樹敵為妙。

報仇與不報仇本就是一對矛盾,現在徐銳糾結的便是其中的利弊,究竟是顧團隊,還是顧大局?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見徐銳與肅王一個紅臉,一個白臉,裕王嘆了口氣,抱拳道:“徐兄便再好好想想就是,正好衙門里還有些事,本王就先走了?!?br>
說著,他又瞪了一眼肅王道:“記住了,不許喝酒!”

肅王連忙點頭,徐銳也起身恭送,裕王擠出一抹笑容,朝兩人拱了拱手,轉身向外走去。

目送裕王離開,肅王長長地嘆了口氣,拍了拍徐銳的肩膀道:“你也別在意,四哥就是太想把事辦好,所以才忘了該如何去堅持,一直選擇妥協?!?br>
徐銳失笑道:“知道妥協其實是好事,正所謂以柔克剛,我這人就是欠缺這么一點柔勁?!?br>
肅王搖了搖頭,正色道:“說真的,這件事你究竟打算怎么辦?”

徐銳淡淡一笑:“這件事嘛,說好辦也好辦,說不好辦也不好辦?!?br>
肅王眉頭一皺:“你又給我打什么啞迷?”

徐銳搖了搖頭:“不是打啞迷,而是無論如何選總會有利弊,我一時也沒想好該如何把握這個分寸?!?br>
肅王沉吟片刻道:“雖然方才我頂了四哥,但這里還是得勸你一句,可別把事做絕了!”

徐銳一愣:“為何這樣勸我?”

肅王靠在椅子上,目光望著窗外,感慨道:“上過戰場的人才知道,生死不過就是一瞬間,若不能把敵人殺了,死得就是自己。

所以也只有上過戰場的人拼起命來才會不管不顧,一刀下去就要見血,就要殺人,見你這么猶豫,我就知道你若是下手,定然是雷霆一擊,不會留力?!?br>
徐銳聞言不禁對肅王刮目相看,這小子上了一回戰場,著實長進了不少。

他淡淡笑道:“你放心吧,此一時,彼一時,現在要顧及的事情太多,已經由不得我說干就干了?!?br>
另外一邊,裕王走出肅王府剛要上馬,便見黃正元正候在一邊。

裕王一愣:“你不是先走了嗎?”

黃正元朝裕王拱拱手,低聲道:“是有些事情,想一個人安安靜靜地想明白?!?br>
裕王道:“現在想明白了?”

黃正元點了點頭,說道:“王爺臉色不佳,想來今日勸徐銳收手,他一定沒同意吧?”

裕王被說中心事,臉色又是一沉:“徐兄還是攜大勝之余威啊,哪肯讓步呢?等他在京中待上一段時間,發現本王所言非虛,自然便會改變主意?!?br>
黃正元搖了搖頭:“王爺有沒有想過,徐銳或許從未和咱們一條心?”

裕王眉頭一皺:“這話是什么意思?”

黃正元道:“王爺,眼下奪嫡之爭令朝堂漸漸分成兩派,那是太子和遼王的擂臺,說句難聽話,您還沒上桌呢。

徐銳雖然和您交好,但既然圣上把他推到這個位置,他便必須站隊,未必就會支持您參與奪嫡。

您想想,徐銳把大好的西川交給了遼王,卻只給您這一點點分紅,便是他已經用行動證明了他的心思。

還有……”

“別說了!”

不等黃正元說完,裕王便擺擺手道:“我相信徐兄的為人,以他的才智,定然知道本王接手大魏,定然會比大哥和老七更好。

你別忘了,徐銳今日可是直接從南書房來了肅王府,若是他真的站到了老七那邊,為何不先去青梧那里?”

說著,裕王望向黃正元,冷冷道:“正元,本王得提醒你一句,妒忌會毀了一個人,你得自省啊?!?br>
黃正元聞言頓時一驚,連忙拱手道:“王爺放心,下官明白了?!?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