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江湖我獨尊 >第248章 真武之隙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248章 真武之隙

?旁邊兩人,那鐵鎚的自然是破緊追宗鐸,另一位拿劍的卻是曾經負責接待歐陽野、冉月華一行人的伏飛羽。

宗鐸是性格較為火爆,至真武派被滅門之后,他性子便不止是火爆,而是暴躁乃至有些暴虐了。

至于伏飛羽,因為較為年輕些、歷練也少,耐性同樣不如李玄元。

等待之際,兩人無法做到如李玄元一般靜等,便低聲地聊起來。

伏飛羽道:“此番殺潰紅蓮教這一路人馬,也算是為死去各位師長以及師兄弟們先收一比利息了?!?br>
宗鐸哼道:“這一路人馬中地位最高的,也不過是紅蓮教一位壇主,六大堂的堂主都不一定會有,便是將他們屠盡,又算得了什么?”

聽宗鐸又跟自己唱反調,伏飛羽不由面色有些許難看,心中一動便道:“宗師兄,大師兄可是說了,此番我們只殺邪教骨干、將領,可沒說要將這一路人馬全殺了。須知,這里面有許多都是受邪教欺騙的無辜百姓?!?br>
“無辜?”宗鐸面色一下子猙獰起來,瞪眼道:“我們真武派數百口人不無辜?這些跟了邪教的,就沒一個好東西,應該殺絕,殺得天下人膽寒,才不會再有人敢加入邪教!”

聽見這話,李玄元不由劍眉微皺,出聲道:“宗師弟,我們只殺這股邪教人馬骨干、將領,可不僅僅是因為下面的小卒多有無辜,更因為一旦我們陷入軍中,也難免會受傷,甚至身死。

若是你不能按照我的計劃行事,下次就不要跟來了,留下守著小師妹吧!”

宗鐸悶哼了聲,不再說話。

見此,伏飛羽嘴角不由隱現一絲得意笑容。

李玄元冷漠地看過來,伏飛羽立馬收斂了。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感受出三人之間的古怪氣氛。

之所以如此,卻還要從真武派被滅之事說起。

話說真武派除掌門李純陽外,還有三大先天境長老,那便是盧敦實、李現與張峰奇。

三昧境武者當時在武當山的更有一二十人之多,至于真氣境弟子,更是有近百人。

三大邪教雖然聯手來襲,先天境多達六人,但來襲的三昧境、真氣境敵人卻未必有真武派該層次的弟子多。

這樣算來,即使是夜間遭受突襲,以真武派的實力也不該慘至滅門才對。

之所以最終敗得如此凄慘,卻是因為真武派的先天境敗得太快了。

而在李玄元、宗鐸看來,先天境之戰真武派之所以敗得如此之快,都怪伏飛羽的師父張峰奇敗得太快,甚至有提前逃走的嫌疑。

九宮神行掌張峰奇算是真武派第二高手,所以三大邪教高手夜襲時,有兩位先天境找上張峰奇。

因為是生死廝殺,并非比武,打斗時自然不會局限于一塊地方,尤其是雙方實力不平衡時,多半是且打且走。

但張峰奇當時走得有點快,開打不過十息,便被那兩名邪教先天境追入夜色中,又不到十息,那兩名先天境便都回來了,都只是各自受了點輕傷而已。

其時,李玄元一人獨斗紅蓮教教主寧不歸、白蓮教教主梁玄兩大先天高手。

長老李現、盧敦實則各自對付一位同是先天境的邪教副教主。

那般局勢,一時間根本難以決出勝負。

當時李純陽幾人也清楚這點,也沒想著能打贏,就想著能多拖延些時間,好給下面三昧境、真氣境弟子殺出重圍的機會。

然而張峰奇的早一步敗逃一下子就讓李純陽這計劃破滅了,更是讓李純陽、李現、盧敦實三人陷入死地。

回來的兩位邪教先天境,立馬打破了原本的戰斗平衡。

當時,作為掌門的李純陽是完全在拼命,再加上李純陽已觸摸到合道境,心中已然洞見自己的武道之路,隱隱形成了武道之勢,所以一人獨斗紅蓮、白蓮、青蓮三大邪教的教主,仍能勉力支撐,甚至有一絲逃走機會。

只是作為掌門,李純陽顧忌很多,并沒有抓住那一絲機會逃走。

另一邊,長老李現、盧敦實都只是普通的先天境,原本實力就與各自糾纏的邪教副教主在伯仲之間,再多出一位邪教副教主來,兩人立馬先后慘死!

雖然兩人死前,各自拼命重傷了一人,但余下的一位先天境,仍成了壓垮李純陽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堂堂真武派掌門,當世頂尖、聞名天下的先天高手之一,就這么在四大先天的圍攻中不甘的隕落了。

也虧得李純陽死前,將那寧不歸、梁玄等四位邪教先天也全部重創,否則李玄元便是跳崖的機會都沒有。

至于真武派其他弟子,也可能被全部圍殺在武當山上。

當夜一戰,因為李玄元、宗鐸一直都在附近,清楚戰局變化的因由,所以后來逃出武當山后,再次匯合張峰奇、伏飛羽師徒時,兩人都沒有什么好臉色。

若非張峰奇當夜確實受了重創,甚至傷了身體根基,怕是李玄元、宗鐸都不會認這位師叔。

即使而今為了復仇、重建真武派的大計,與張峰奇、伏飛羽師徒聚在一起行事,兩人也多不給張峰奇師徒好臉色。

當然,這也是因為李玄元現在有跟張峰奇這位師叔叫板的資本。

當夜他墜崖之后雖然受了重傷,卻也因禍得福,在受傷之際吞吃了一枚不知名的靈果,不僅傷勢痊愈,更是功力大增,一舉突破到了先天境。

后來他又潛回武當山,取了暗藏的真武七截劍。

有此神兵在手,李玄元實力便是比之原先的張峰奇都不弱,更別說而今張峰奇還傷了根基,功力有所下降了。

當然,李玄元作為真武派這一帶的大師兄,實際上的下任掌門,肯定是不會因為個人的一些情緒在這種師門罹難之際對唯一的一位先天境師門長輩做什么的,平日里板著臉,交談時語氣冰冷便頂天了。

這不,到了報復三大邪教之時,該拉著伏飛羽一起的,他還是拉了。

···

“出來了!”過去約莫兩刻多鐘后,一直緊盯著關口的宗鐸不由低沉的叫道,雙眼中隱隱泛著一層血火之光。

一直在閉目養神的李玄元立馬睜眼望去,果然瞧見一大隊身穿紅衣的兵馬從武勝關中走了出來。

這些兵馬行走間并無什么規度,但上至將領,下至兵卒,都帶著一股囂張的氣息。

他們確實有資格囂張,作為紅蓮教義軍的南路兵馬,自紅蓮教在汝寧府舉旗后,他們不僅半月就打穿了義陽府,還一舉拿下了義陽三關,而今更是直趨入荊省。

戰果如此驕人,紅蓮教怕是也只有東路主力兵馬能比得上他們了。

至于北路、西路兵馬,都戰果寥寥,堪堪替紅蓮教義軍守住汝寧府而已。

【第一更?!?/div>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