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九零空間小神醫 >第二三二章 拒絕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二三二章 拒絕

?安家業幾步走到田頭,望著周翠蘭,帶著一股陌生的感覺,“你、你咋回來了?”

“天殺的王八蛋,我被燙傷了,你快帶我看醫生,我好疼,嗚嗚嗚!”

倒是安定凱對母親還是有感情,雖然之前消磨不少,但周翠蘭走了一個多月,突然回來后,讓他格外欣喜,“媽,你這是咋的了?”

“我被開水燙,開水瓶又炸了,安家業你快帶我去看醫生,我好疼?!?br>
安家業糾結地擰著眉毛,“媳婦,我帶你去鎮上診所看看,買點治燙傷的藥膏?!?br>
“不,帶我去找安夏,找安夏?!敝艽涮m突然想起村長說的話,安夏認識一位老中醫,可能耐了,治燙傷都不留疤。

“安夏,你找她干嘛?”

“她不是認識老中醫嗎,她把程家小孫子都治好了,我這胳膊得找她幫忙?!?br>
安家業看著媳婦紅腫帶著大水泡的胳膊,“你這找安夏,等她再去找醫生,那都啥時候的事了,再說了上面都是玻璃渣,咱們去診所讓醫生給清理一下?!?br>
“媽,咱們還是去診所看吧,現在天熱傷口容易化膿?!?br>
“不行,我不能留疤,這么大一塊疤,夏天讓我咋穿裙子,我要去找安夏。安家業你個王八蛋,你就看著我疼,快帶我去找安夏,嗚嗚嗚?!?br>
周翠蘭又氣又疼,眼淚啪啪往下掉。

“翠蘭,帶你去找安夏來不及,等她再去找醫生,你這傷口都要爛了,聽話咋們去鎮上診所處理下,也許不會留疤的?!?br>
“不,我就要找安夏,我就要找安夏,你就舍不得用她,平日里咱家對她那么好,用一下她看給你心疼地,快點帶我去找她,你是要讓我活活疼死嘛?!?br>
在周翠蘭的嚷嚷聲中,安家業無奈爬上田頭,讓兒子繼續干活,帶著周翠蘭去找安夏。

“安夏不在你老娘那嗎?這是要去哪?”

安家業眼神暗了暗,沉聲道:“夏夏現在住在程家,有些事你不在家,還不知道?!?br>
周翠蘭現在疼得也懶得操心亂七八糟的事,不過心頭還是閃過一絲嫉妒,住在程家,程家對安夏真好。

這時候正熱,尤其是下過一場雨,安夏躲在小美房間里,陪著小美玩,因為小美屋子里有程家唯一的一臺制冷掛機,武市最早的空調,只能只能,而且是窗機,就是把窗戶的玻璃割去一塊,然后按上掛機,墻外面裝上工作的壓縮機,就可以制冷了。

七月中旬武市進入最熱的時候,而且這些日子幾乎天天下雨,大雨小雨連著搞,雨停了太陽一出來,悶熱潮濕,就連呼吸都帶著黏糊的蒸汽感,小美是小孩子,最怕熱又能出汗,程家早早買了空調,溫度定在26,不冷不熱孩子吹了不感冒,而且也舒服。

人享福之后,就吃不了苦了,安夏跟著小美吹了兩天空調,再跑到堂屋吹電扇,只覺得吹過來的都是黏糊糊的水汽,當然了空調吹久了難免寒氣濕氣拍不出來,她特意熬了薏米紅豆湯,每天哄著小美喝一碗,程家都知道安夏的醫術,自然是高興小美有安夏照顧,那孩子肯定健健康康。

安家業上門,聽說找安夏,程文聯把兩人請在堂屋坐著后,去喊安夏,周翠蘭頭一次進程家屋里,她四下打量著,越看越羨慕。

二十寸的熊貓大彩電,荷花牌的落地電扇,墻角還放著一個大冰箱,落地扇吹來陣陣涼風,周翠蘭覺得手上的疼都緩解了,她忍不住羨慕起來,程家的日子,比城里人還舒服,就是城里人也未必買得起這全套的電器。

程文聯把自己看到的情況跟安夏一說,安夏覺得不對,周翠蘭燙傷了,她突然想到昨村長問自己要燙傷藥的秘方,然后今天恰好周翠蘭就攤上了,這事情有些蹊蹺。

再加上周翠蘭跟村長的關系,安夏決定出去探探周翠蘭的口風。

“四舅,這是怎么了?”

“安夏,你快幫幫我吧,我不小心讓開水燙著了,我不想留疤,你幫我找老中醫要點藥膏可以嗎?”

周翠蘭此話一出,程文聯眼神一凌,好巧啊,周翠蘭來看燙傷。

“我先看看?!卑蚕淖屩艽涮m伸著胳膊,自己瞅著。

“你是怎么燙傷的?燙傷多久了?”

“就剛才,在家里倒水喝,一下子沒拿穩,就把自己燙了?!?br>
“家里沒燒水???”安家業有些奇怪。

“我、我回來自己燒的?!?br>
安夏捕捉到周翠蘭眼神中一閃而過的驚慌。

“那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早上?!?br>
“早上你就回來了?舅你知道嗎?”

安家業搖搖頭,安夏聞著周翠蘭身上的味道,有一股若有若無的煙油子味,還有種淡淡的腥膻氣味,雖然她沒接觸過那些,但她也看過書,這味道不就是男女在一起后,女人身上帶著的味道嗎?

想到這安夏立刻松開搭在周翠蘭胳膊上的手指頭,再看周翠蘭,眼中帶著凌厲,她定是一回來就去找了胡漢橋,這燙傷恐怕是胡漢橋有意為之,目的是想試探自己虛實,因為胡漢橋最愛抽煙,煙不離手,他身上煙味最重。

“你這一天都在家里?”

周翠蘭被問得心里一慌,也有些莫名其妙,安夏盤問這些干啥,她沒好氣道:“我剛回家,屋里亂得跟豬窩似的,我不得好好收拾,一天都在家里忙?!?br>
“這就奇了怪了,舅你中午沒回去?”

“這幾日,我跟你弟在田頭吃的飯,天熱了也不想來回折騰?!?br>
安夏已經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了,周翠蘭如果沒出門,身上至少不會有這身煙味,她不點破,省的打草驚蛇,她心里還很高興,只要周翠蘭繼續跟村長鬼混,早晚有一天能抓到這對狗男女。

草草看了幾眼,安夏平靜地說道:“你還是跟我舅去診所,先把玻璃渣子取出來,診所也有燙傷膏,買兩管回來涂涂就好了?!?br>
“不行,那樣會留疤,你不是認識老中醫,他的秘方用了不會留疤?!?br>
安夏雙眸深深地望著周翠蘭,看的周翠蘭渾身不自在,仿佛被安夏看穿自己的內心一般。

“我已經不跟老中醫來往了?!?/div>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