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網游小說 >網游之白骨大圣 >第一七三章 赴死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一七三章 赴死

?“現在要跑不覺得晚了嗎?!?br>
張帆伸出手臂再次捏住了血魔宗長老,同時召喚出了駁,直接坐上去,駁發出了一聲不滿的嘶吼。

血魔宗長老再次被捏爆,然后繼續逃,但駁的速度更快,至少從力氣上來說張帆還真是比駁差的遠。

兩人一追一逃之間已經飛向了困住的老桃樹的山坡。

那些真傳和修士以及玩家們都看傻了,這尼瑪,真是太刺激了吧。

“逆天了,這是真要逆天了,臥槽?!?br>
真傳弟子們對視一下,太陰宗圣女說道:“撤了,這鬼骷髏太邪性了?!?br>
“撤了,撤了,你們修為低的趕緊遠離這里,誰知道他會不會發瘋?!闭鎮鱾円舶l虛了。

天梯峰變小落在了驅山鐸上繼續當吊墜,修士們這才喘了口氣。

“混賬東西,你往哪邊逃呢?!泵┥介L老臉都綠了。

張帆哈哈大笑,血魔宗長老也是醒悟,自己慌不擇路下意思的逃到了這邊,這要是被壞了大事,自己可就真完蛋了。

張帆本體的手臂將逍遙扇甩出,化作了一個個飛輪,將血魔宗長老切割。

連續被捏爆了好幾次什么防御法寶都廢了,若不是血神子替死,他早就死了。

“小輩,你真是欺人太甚?!?br>
血魔宗長老化作了數百血神子從四面八方的逃跑,他是真的不敢繼續打了,他太了解這個手臂了,繼續打下去就是找死,而對方的離火甲太強了,他的血神子不能近身。

被一個小輩逼迫到這種地步,加上寶物也被奪了,他的怒火直上九重天。

“多寶宗的老鬼你個龜孫,害死老夫了?!?br>
充滿怨念的嘶吼在各個血神子發出來,可見怨念之深,若沒有離火甲他還能多用出幾種手段,比如侵蝕元神、侵蝕肉身、或者限制對方,結果這個破戰甲下,這些手段毛用沒有。

正在某處療傷的多寶宗老頭也是有苦難言,寶寶心里苦,但寶寶說不出。

一個個飛輪飆出了密密麻麻的飛針,這些飛針呈現橘紅的透明色,顯然是加持了張帆的南明離火。

噗,噗,噗,噗,噗,噗……

一個個血神子化作飛灰,就剩下四五個血神子驚慌失措,凝聚成了血魔宗長老的身軀。

他怨毒無比的看了張帆一樣,驟然化作一團血霧,徹底消失。

血魔解體大法!

這是比血遁更強的逃遁法術,但用出來以后不僅僅會跌落一個大境界,隨后根基會損傷,不說重新提升境界吧,就是彌補大道根基也需要大量的時間和材料。

這一下,如果運氣好十年后能恢復到現在的地步,運氣不好三四十年也有可能。

“小輩,老夫記住你了,將來你等著?!?br>
“現在你尚且跟狗一樣,下次見到你,你連逃跑的機會都不會有了?!?br>
張帆不再理會血魔宗的長老,而是看向下方的山坡。

兩個長老面色頓時恨難看,而老桃樹精則是暢快的大笑。

“這場動亂本來是吸引你們的注意,在那邊弄出偌大的動靜,掩飾下方大地被挖空的計劃,到時候直接讓大地塌陷,這個陣法關鍵自然破了。不過現在貌似用不上了,不得不說,血魔宗的人都是好人,對我助益良多?!?br>
黑巫教長老說道:“小子,你太狂妄了,這不是你應該參與進來的局。你這是作死?!?br>
茅山長老也說道:“小友,你冷靜下來想想,你破壞了這個局是什么結果。退一步尚且有一線生機,若是一意孤行,恐怕轉世都沒有可能,難逃化為飛灰的下場?!?br>
張帆冷笑:“這態度變的可真快,我何曾想要參與到你們的局中。我開始也是試煉一方呢,我也和你們的人一樣搶奪天材地寶,獵殺此地荒獸呢。但你們的人不給我機會啊?!?br>
“我贏得了試煉,打了你們的臉,多寶宗老頭子怎么做的。欲魔宗的人如何做的,說道我區區妖孽福緣淺薄,不配擁有驅山鐸,好啊,我將驅山鐸奉上,他自己垃圾,接不住驅山鐸,怪我?!?br>
“還將我列入地榜,既然我都是地榜的必殺的妖孽了,自然要做出一些地榜妖孽應該做的事情,恐怕有些人已經算計好如何針對我洞府了吧。我就問問茅山的長老,我現在就算如同狗一樣匍匐在天河水軍面前,我還能活命嗎?”

兩人沉默,怎么可能,張帆翻臉奪取天梯峰破壞大局以后已經是必死了,不可逆轉。

“小友你……”

茅山長老嘆息片刻正要說什么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骨頭拳頭飛過來。

兩人顧不上其他連忙輸送法力到鈴鐺上。

叮!

一拳下去,鈴鐺劇烈的顫抖,金色的光罩出現了裂痕。

兩個長老面色狂變,紛紛噴出一口精血到鈴鐺上。

接著第二拳落下,鈴鐺偏離了原來的位置,而金色的光罩上龜裂痕跡遍布。

接著就是第三拳,金色的鈴鐺被擊飛,金色的光罩崩碎,兩個長老噴血,紛紛化作了兩道流光消失。

陣法已經被破,老桃樹脫困,加上張帆的話,他們兩個留下來和找死差不多,而且感知到兩人殺意已決,所以場面話都沒說就逃跑。

咔咔咔……

巴蛇境宛若被撕裂了一樣,金色的光柱消失,接著其他三道光柱也跟著消失。

極遠處分別傳來了憤怒到極點的嘯音,也傳來了另外三處靈將暢快的嘶吼。

老桃樹化作了一個老頭,躬身行禮道:“老朽多謝道友?!?br>
“不用客氣,我也是為了自保?!睆埛珨[手。

“無以為報,這是老朽一截千年樹心,還請收下,不然過了今天老朽就沒有報答的機會了。而且老朽還有一事相求,不知當講不當講?!崩咸覙鋺M愧的說道。

張帆明白他的意思,他和鐵嘴靈將一樣,已經下了死志,嘆息一聲說道:“請講?!?br>
“樹心中還有老朽的孫女,這是老朽唯一苗裔,還請小友將其在洞府靈田扎根,將她喚醒,她也許沒大本事,將來給小友做的婢女吧。老朽不求別的,只求她能活下去?!?br>
老桃樹無比悲傷的撫摸了一下樹心上的翠綠嫩芽,混濁的老淚落在樹心嫩芽上,不舍的松開手,化作了一道流光。

“老朽桃方,現已脫困,來陪諸位老友一同赴死?!?br>
蒼涼的喊聲響徹巴蛇境……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