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萬界之最強奶媽 >第242章 拜師?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242章 拜師?

?“你說什么!”

玄青子臉色陰沉的嚇人,這個時候他也知曉自己問題出在了哪里。

以他自身的修為和境界,已經不屑于在誅殺妖孽是傳音,因為在以往聽見他說話的妖物,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下,長期以來,這也形成了一個習慣。

但他沒想到,這個習慣居然會讓他忘記了,秋離落是一只不弱于他的大妖,讓打算徹底落空。

太守的臉色也更加的難看,可是嘴里的一些話卻說不出來,因為在那個時候他自己也過份相信玄青子這個老友,根本就沒想過談話會被人聽了去。

秋離落懶散的靠在椅子上,看著面色不斷變換的玄青子,道:“既然你們的小陰謀被我拆穿,那么接下來是要做什么?惱羞成怒的殺我,還是識趣的離去?”

“哼!”

玄青子冷冷一甩袖袍,道:“既然都擺在明面上,那么貧道也不再遮遮掩掩,只要你交出睿兒,貧道可以留你一個全尸,若是繼續執迷不悟,那么就別怪自己命運多舛了?!?br>
“那你可以試試……”

秋離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彈彈手指道:“廢話這么多,總之告訴你們,想要我交出人很簡單,打贏我就行?!?br>
“混賬!”

“狂妄!”

看著怒色交加的兩人,秋離落輕輕搖搖了頭,淡淡說道:“若是你們能夠讓我從椅子上起身,亦或者損毀屋子中的任何一物,就算你們贏,如何?”

說完后,居然就這么在兩人的注視下,緩緩閉上了雙目,就好似開始打起了盹。

“哼,貧道知道你很強,但這般狂妄只會是自討苦吃!”玄青子輕哼一聲,抬手一抓,一柄雪白的拂塵憑空出現在手中。

拂塵出現的剎那,整個府邸中的靈氣都變得波動不堪,甚至隱隱還有種臣服的感覺,像是遇見了王者一般。

淡淡的光暈從白須上散發而出,看起來就像是仙光縈繞,就連持拿它的玄青子,在這光輝的映照下,都變得神圣不凡起來。

“著!”

玄青子揮動拂塵,在法力催動下,垂落的白須在此刻,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

唰、唰、唰??!

一根根白須在此刻間,就宛如長蛇,瞬息封鎖了四周秋離落身周空間,向他纏繞了過去。

同時更有者一枚枚鎮妖符在空間布滿,散發著浩大的氣息,不斷壓下,肉眼看去,都能見到空間都呈現了扭曲感。

然而在面對這樣的攻勢下,秋離落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只是抬手屈指一彈。

嗡……

金光耀目,如火如荼。

從指尖綻放的光華,在這一刻就像是一團熾熱的火焰,將玄青子和那施展出來的手段全都籠罩了進去。

那鎮壓四方的符文,在金色光華中,漸漸變得模糊起來,就好像冰塊在烈火中正在慢慢消融。

纏繞而來的拂塵,也全都僵停在了半空,一點點焦黑的斑點在上面漸漸浮現,將上面的白光逐步的吞噬,靈氣也隨之枯竭起來。

“妖孽,你……你做了什么??!”感受不到靈氣的玄青子,頓時就變得慌亂起來,臉上的怒意也被驚恐取締。

倘若僅僅是感受不到外界靈氣,他還能夠接受,但現在就連體內的法力,和吸納的靈氣也蕩然無存,就仿佛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般。

秋離落輕輕一笑,屈指將他彈到地上,道:“你現在可有信心誅殺我?”

玄青子沉默了,沒有回答這句話。

他就算再不通事理,也有著自知之明,雖然這是在失敗后才醒悟的……

普天之下能夠瞬息封鎖靈氣的法術不是沒有,但能夠連體內的法力和靈氣也能封鎖,那就不是凡間該有的法術。

就算秋離落實力一般,但只要掌握著這一法術,那么就可以說是立于不敗之地,任何修士只要一中招,瞬間就會成為凡人,任人宰割。

秋離落見他不開口,又看向一旁的太守,道:“那你呢,還想繼續嗎?”

太守也沒有開口,只是臉色難看的緊。

“好了,這場游戲我也不想多玩下去?!鼻镫x落見狀,起身笑道:“現在我就明確的告訴你們,人呢我是會交出來的,只不過不是現在,總之你們放心,我是不會對他們怎么樣,因為他們不配?!?br>
“可有時限?”太守問道。

“長者三年五載,短者十天半月,看哪天我的心情不錯,順手放了他們也沒什么問題?!鼻镫x落輕笑著說道。

說實話,王睿和那個道士,他當前也沒有什么心情,盼求他們為自己找樂趣,因為經過沉香打鬧華山一事后,一些想法早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太守和玄青子對視一眼后,在短暫的沉默后,便點了點頭后,轉身離開了花廳。

他們雖然憤怒秋離落的隨意,但卻只能忍受,根本沒有質疑的底氣。

誰能保證自己會不會忽然惹怒他,然后也被種在荷花叢中,被人投食。

一個是門派的太上長老,一個是大權在握的太守,要是被人當花種著,那最后的一絲顏面,也會被丟的干干凈凈。

與此同時……

峨眉山,勝佛洞前,沉香手托寶蓮燈,形同一根木樁立在那里,澎湃的法力波動不息,雙目死死盯著緊閉的洞門。

自從來到峨眉山已經有著一夜的時間,他就一直這樣立在這里。

山中飄落的細雨,在落到他身周的時候,都被無形的力量扭曲,向四周分散開來,在地面匯聚成一道道水柱,沖刷著泥土。

“孫悟空,我既然來拜師,也誠心拜了你三拜,為何不曾露面開門?”

一句話響起,洞中依舊沒有回應,沉香也不再繼續開口,還是那么的立在那里。

這句話,他已經說了整整一夜,沒有多一個字,也沒有少一個字,就連語氣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喂,小伙子,你在這里做什么?”大約過了一個時辰,沉香準備再次開口時,一個提著斧頭的樵夫遠遠叫了聲。

“拜師!”

沉香回頭淡淡看了眼他,然后又回頭繼續盯著洞門,道:“孫悟空,我既然來拜師,也誠心拜了你三拜,為何不曾露面開門?”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