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修真小說 > 萬界之最強奶媽 > 第17章 獅子大開口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 宋體 楷體 黑體
字體大?。?/dt>
+ 16 -
頁面寬度:
+ 1000 -
【章節報錯】

第17章 獅子大開口

灼灼夏日,就連山風都是充滿熱氣。

蕭家的后山上,一名少年褪去上衣,盤坐在青石上,抱圓的雙手間,一抹淡淡的紫光時隱時現。

在他的身邊,漂浮著一道虛幻的靈魂,蒼老的臉上掛滿凝重,全神貫注的盯著蕭炎雙手間的那么紫光。

啪嗒,啪嗒!

黃豆大小的汗珠,不停的從蕭炎臉頰滴落,烈火灼燒的痛楚,讓他的臉都有些扭曲。

在他的體內,狂暴的紫色火焰,不斷的沖擊著筋脈,丹田里的斗之氣,在紫色火焰的灼燒下,不斷消失,同化。

就像是養料,源源不斷的被紫色火焰汲??!

但是,蕭炎現在不過才是斗之氣六段,能夠為紫色火焰提供的養料也只有那么多,不到十分鐘,他體內的斗之氣已經被吞噬的一干二凈,紫色火焰,也開始向臟器和體表蔓延過來。

紫火纏身,烈火灼魂,深入靈魂的痛楚,不斷折磨著蕭炎。

不斷從毛孔間涌現的紫色火焰,將蕭炎化成一個火人,體表的毛細血管,在高溫的灼燒中,已經枯萎,破裂,涌現的血液,也在蕭炎的體表結成漆黑的血痂。

劇烈的疼痛,差點讓蕭炎暈厥過去,他的臉龐極度扭曲,白的嚇人,不斷發出充滿痛楚的悶哼聲,讓藥老的心不斷發顫。

倘若不是之前看過斗技,藥老現在已經出手把蕭炎從火焰中解救了出來,他現在的模樣,根本就不像是在修行,而是在受罪。

體內,已經干枯的斗之氣,在蕭炎手印的變幻中,重新誕生出來,隨著瘋狂的催動,不斷的有紫色火焰化成了淡白色的斗之氣,有著這些火焰做后盾,蕭炎體內斗之氣的規模,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膨脹。

在體內的紫色火焰被煉化下,籠罩蕭炎全身的火焰已經漸漸消失,體內的斗之氣,已經塞滿了大部份的經絡。

紫色火焰,依舊很多,在源源不斷的煉化中,蕭炎的實力也在飛速的增漲。

斗之氣,七段。

斗之氣,八段。

....

斗之氣,九段。

在體內的紫色火焰開始減弱時,沉醉在力量飛速增漲下的蕭炎,猛然發現,他體內的斗之氣,已經膨脹到一個不可能再增加的極致。

“快,凝聚斗氣之旋,不然你的筋脈就爆了!”在藥老的爆喝聲中,蕭炎猛然驚醒。

深吸了口氣,蕭炎手印再次變動,當年曾經走過這一步,現在再來,已經沒有半點生澀。

“終于要突破了,在成人禮到來時,應該可以借著余勁突破到二星斗者?!币恢标P注著蕭炎動靜的秋離落,緩緩收回了神念。

二星斗者,足矣在蕭家晚輩中傲視群雄,即便是在珈藍學院的人到來,也能獲得一個遠超原著的成績。

“一切都有意思了起來?!鼻镫x落淡淡一笑。

就在這時,二長老快步走了過來,臉上滿是急切,說道:“主母,云嵐宗的人來了,似乎有些來者不善?!?br>
“云嵐宗?”秋離落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輕輕說道:“我還以為他們不來了呢?!?br>
現在云嵐宗既然按捺不住,來到了蕭家,如果不出點血,別說帶走葛葉,就連來的人也別想走。

蕭家的底蘊太過于薄弱,正好可以用云嵐宗來彌補,斷掉蕭炎在未來的后顧之憂。

“走吧,去見見他們是怎么個來者不善?!鼻镫x落淡淡說道。

蕭家大廳,現在已經是劍拔弩張的氣勢,坐在首位的蕭戰面色難看,雙眼死死盯著下方的女子。

眉目如畫,冰肌玉骨,一身淡青長裙,將那副凹凸有致的嬌軀緊緊包裹,烏黑的長發被鳳頭釵挽住,散發著高貴典雅的氣質。

美麗的面龐上,帶著一絲冷色,淡淡的看著蕭戰,雖然沒有展露氣勢,卻給人一種巨大的壓力。

“蕭族長,你們扣下了我云嵐宗的執事長老,不給上一個說法嗎?”女子目光平靜,聲音也很清冷。

在她身后,立著十來人,身上都閃耀著各色的光暈,手中的長劍雖然沒有出鞘,但也是隱隱待發,這股力量,足矣覆滅整個烏坦城。

蕭戰臉色難看,道:“云宗主這是打算以勢壓人?”

“不錯,這就是以勢壓人?!痹祈嵣砗蟮囊幻L老冷聲開口道:“不知蕭家主會是如何決定?”

淡淡嘲諷聲,讓蕭戰和在座的兩位長老皆是眉頭一皺。

這時,秋離落和二長老走了進來,在經過云韻時,秋離落淡淡撇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道:“云宗主看來是對今日的行徑抱有很大的信心啊?!?br>
“你就是秋離落?”云韻抬頭對上秋離落雙眸,道:“傳聞你是斗宗強者,可我不信,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廢掉葛葉長老,但是今日如果不給出一個說法,那么后果,可不是一個小小蕭家所能承受的?!?br>
“有意思?!鼻镫x落淡笑著走到云韻對面坐下,說道:“蕭家雖小,可不是你云嵐宗可以隨意拿捏的?!?br>
“是嗎?”

秋離落笑了笑,說道:“想要帶走葛葉,很簡單,交出云嵐宗一半的底蘊,這事就這么算了。你想要的說法,相信納蘭家的丫頭已經告訴你了吧?”

嘶!

秋離落一開口,大廳內都是一陣吸氣聲,蕭戰和三大長老的手,都是一抖,沒想到秋離落的要求居然這么狠。

云嵐宗是加瑪帝國最強的勢力之一,甚至可以說是最強者,宗門的底蘊也是十分雄厚,不然也不會培養出斗皇強者,秋離落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相當于斬去了云嵐宗一半的命脈。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云韻身后一位長老冷笑道。

“一半的底蘊,換來云嵐宗的相安無事,這不是很劃算的事嗎?”秋離落的手指在桌面輕輕敲動,讓云韻的眉頭緊皺。

這個女人憑什么威脅云嵐宗,如果不是瘋子,那就是有恃無恐!

云韻突然發現,事態的發展似乎和自己想的不一樣起來,本以為強勢降臨蕭家,會讓他們服軟,現在卻是背道而馳,不論是蕭戰還是三大長老,都是從一開始就沒有松口。

難道秋離落真的和納蘭嫣然所說的一樣,是斗宗強者?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