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科幻小說 >末世游戲女王 >第二百二十五章。解藥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二百二十五章。解藥

?夕暖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變化確實有些大。
她能從鏡子里看見自己的眼神,少了很多犀利,多了一份柔情。
從前她不太明白那些情情愛愛有什么好的,后來雖然傾慕二爺卻也沒什么好說的。
如今她和擎彥如此情誼,也就明白過來這愛情啊,是會讓人麻痹的。
會讓人忘記了這是在末世,忘記去偽裝自己的冷酷無情。
就算是再苦再累再痛苦。只要想起有那么一個人在身邊,似乎這一切也不是不能忍受了。
把頭發簡單的修剪了一下,夕暖換了一套黑色的休閑服。
她來到頂樓以后,就看見劉教授和黃教授一群人在研究什么東西,劉教授看見夕暖來了趕緊高興的說道:
“小丫頭,你這次帶來的標本太好了,我們現在已經開始進行最后的研究了。你這次真的做出大貢獻了!除了帶了標本回來,還把老黃他們帶回來了!”
夕暖一聽這話愣了一下,實話實說…
把人帶回來這個事兒且不提。
光說研究標本的事兒,這么長時間她一直都沒弄明白劉教授他們到底是在研究什么…
讓她去弄物資,她就去給弄物資。
讓她去弄標本,她就去給弄標本。
實際有什么用途,她也不用清楚,不過此刻看劉教授這么高興,她還是稍微有了一點兒興趣。
“你們到底在研究什么?”
劉教授一聽這話來了精神開始巴拉巴拉巴拉說了很多很多…
結果夕暖一句都沒聽懂…
什么基因突變,又什么細胞核怎么怎么樣的,她要是能聽懂她就是那個!
就別說她了。
你要是能聽懂你就是那個!
結果到最后夕暖撓了撓頭說道:
“能不能說的簡單一點兒,我就是個普通人,什么細胞核細胞液的,我能聽懂我就是那個。你這不是欺負人么?”
說完了以后夕暖突然覺得有點兒委屈,這特么不就是知識分子欺負人么?
她好歹也是個大學畢業啊,愣也是聽不懂。
劉教授一聽這話就知道自己又是職業病爆發了,趕緊擺擺手給夕暖解釋了一下。
“現在就是說,我現在可以用雷達追蹤喪尸,而且我們正在研發解藥,這個研究方向如果正確,那么我們有可能可以研究出治療喪尸病毒的解藥?!?br/>解藥?
夕暖抿了抿嘴,這是個好事兒,現在哪怕不成,但是再過百年呢,肯定能成了吧?
“嗯,那你好好研究,如果能研究出喪尸病毒的解藥,這個世界可就有救了。對了,你還可以帶帶接下來的人,別光自己在那里研究?!?br/>夕暖說完這個話在場剛剛火熱的氣氛就冷了下來。
她看在場所有的人都愣了以后,笑著說道:
“現在什么情況你們應該都知道,學校我們現在沒辦法維持,所以你們在工作的時候就得帶一帶助手什么的。劉老爺子,不是我說話難聽,你現在六十多的樣子,頂多再活三十年?如果沒有下一代,三十年以后怎么辦?”
“你不會覺得我這里扛不住三十年吧?咱們得把研究工作一直做下去。所以你和幾位教授接下來除了研究以外,還要帶學生。不然三十年以后,咱們這里科技得退步成什么樣子。你們也別把知識拽在手里,能教的還是得教一教?!?br/>夕暖說完這話感覺氣氛不是太好,剛想是不是要開幾句玩笑把事情遮過去,就看見劉老爺子開始嚎啕痛哭,黃老頭也在那里抿嘴哭泣。
她有點兒懵,有一種是在哪,我是誰,我在干什么的感覺。
這兩個老頭是什么情況?
劉老爺子從前根本就沒有哭過啊…
是個挺堅強的老頭兒。
黃老頭也沒有哭過,為什么這兩個人碰到一起就這么容易哭呢?
劉黃二人一哭不要緊,其他老頭老太太也跟被傳染了似的,哇哇的哭啊…
她本來還想勸一下,結果看見整個房間開始放聲大哭以后…
放棄了這個念頭。
就這樣吧…
她也整不明白了,讓他們哭吧。
這個哭聲大概持續了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夕暖靠在一邊進入系統兌換兌換東西,整理整理經驗值。
看看說明書,再研究研究之后選擇哪個游戲。
半個小時以后,黃老頭首先受不了停了下來,哭的嘴唇都干裂了,劉老爺子也一抽一抽的。
其他的老頭老太太的那個狀態也真的是…慘烈。
夕暖嘆口氣說道:
“你們能不能冷靜一下,你們要是覺得我說的不對,那我跟你們道歉,但是你們能不能別這樣哭?行不行?啥大仇大怨???因為啥???有什么好哭的,你們這一把年紀的,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我干什么了呢?!?br/>劉教授緩了兩口氣,然后拍了拍夕暖的肩膀說道:
“丫頭啊,你沒錯,句句說的都對,我就是沒想到你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你是真的明白我們的擔心啊,我們有很多東西想要教,可是不知道誰想要學,也不知道誰能學?!?br/>說完以后劉教授還想要哭,就被夕暖的眼神給制止了。
劉教授把眼淚擦干以后繼續說道:
“沒想到你真的懂我們啊,你真的是為了這里在努力,真的…夕暖啊,你真是太厲害了…像你這么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心系百姓啊…”
夕暖聽到這么一圈彩虹屁,抿了抿嘴…
心系百姓?
嗯…
這事兒比較抽象,真的就是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
她最大的期望就是,在她活著的時候能有科技跟著。
你說要是活了三十幾年,然后吧唧就變成了原始社會,她該怎么辦?
當然了,這肯定也不可能,畢竟好幾百年后科技更加發達了。
但是…
但是吧…
她一直覺得如果這事兒能干的起來,幾百年后應該會更厲害。
到時候說不定還能有更高的能力放在她的身體里。
而且這幫老人如果死了,那么這個城市的科技就算是廢了,這也不是什么好事兒。
夕暖抿了抿嘴…
“嗯,那我這邊負責給你們搞一些愿意學習的人,你們就負責教,行了,我就不在你們這里逛游了,我要去其他的地方逛一逛。你們好好的吧,不要動不動就哭,你們這么一把年紀了,這么哭太傷身體?!?br/>夕暖告別了劉教授他們,就溜達去了楊梓翔的住所。
她已經很久沒有和楊梓翔單獨聊一聊了。
如今大局穩定,她也應該和楊梓翔好好聊一聊了。
她一開門就看見楊梓翔的那只鵝頭頭正在收拾紙張,那樣子真的是非常認真了。
一看見夕暖來了,操著那個破鑼嗓子說道:
“代碼代碼,主人,代碼小姐來了?!?/div>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