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修真小說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六百四十七章 禍從口出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六百四十七章 禍從口出

?此時整個地龍城,都是守衛森嚴。

之上的兵甲林立。

沒有人敢輕易的靠近。

出入城池,都是要受到嚴格的排查。

而就在劉錚他們剛剛靠近城池的時候。

一位守城的將領,卻是直接一步踏出。

開口喝道。

“你們是什么人,還不止步。

所有人都要受到檢查!”

“瞎了你的狗眼,知道這是誰嗎。

地焰城城主與漢帝到來,你們還敢阻攔。

就是你們城主在此,都不敢如此!”

而就在此時,藥老一步踏出開口喝道。

聲音中帶有一抹的怒意。

就在藥老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后。

那守城的將領,便是不敢在多說了。

畢竟,不說漢帝,就是地焰城的城主,也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直接便是讓開了道路。

而劉錚一行人,則是向著城主府行去。

只是他們越走,那公羊一海眼中的疑惑之色,卻是越發的濃郁。

如果說,這地龍城出了什么事情的話,他還可以理解。

但是如今看來,這地龍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而這地龍城主卻是沒有出來迎接劉錚,這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要知道,當初這些城主看劉錚的眼神,可以充滿了感激啊。

否則的話,地龍城主也不會讓劉錚做主事之人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

此時的地龍城大殿之中,一位年輕的身影,坐在最上方。

反而是那地龍城主,如今恭謹的站立在下方。

與他在一起的,還有其他各大城池的城主。

“今日前來開會之人,是否已經到齊!”

低沉的聲音傳出,卻是那位公子開口了。

他的眼中,露出一抹的幽冷之色。

整個人顯得陰鶩無比。

“稟公子,地焰城主與漢帝如今正在路上,還沒有到來!”

地龍城主恭謹的開口說道。

額頭之上甚至是滲出了絲絲的汗水。

因為,上方的公子,乃是天域城主的七子。

名為齊凌天。

不說對方如今的境界,已經踏出了道圣一重。

最為重要的是,身后的勢力太過的強大了。

那天域城主,雖然是在與魔王的戰斗中被重傷。

但饒是如此,想要滅絕一個地級城池的話,也是簡單無比。

“哼,此次本公子前來你們這地級城池,是奉了我父親的命令。

將所有的地級城主召集在一處抵抗人魔,是為了救你們的。

而你們呢,都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連人都沒有到齊。

這地焰城主與漢帝,難道是看不起我天域城嗎!”

此時的聲音甚至是有些猙獰。

就在他的話音落下之后。

地龍城主便是辯解道。

“漢帝怎么敢看不起天域城。

現在的他,還不知道公子降臨。

而且,他距離此地頗遠。

因此,便是還沒有到來!”

地龍城主的聲音在此響起。

只是,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后。

一陣尖銳的話音卻是在高臺之上傳出。

“地龍城主,這漢帝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讓你這般的為他說話。

凌天公子都早已到了,他還沒有來。

這不是藐視公子是什么!”

說話之人,赫然是青蓮。

不知道她如何又攀上了這齊凌天這顆高枝。

嫵媚無比的說道。

臉上露出了一抹的妖媚之色。

整個人幾乎都是要靠在了那齊凌天的身上。

而對方卻是也毫不拒絕。

只是目光越發的陰鶩了起來。

當青蓮的話音落下之后。

所有人都是不在開口了。

畢竟,雖然他們感激劉錚。

但是卻也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只是,就在此時。

大門之外,一道聲音卻是緩緩的傳出。

“朕沒有給誰好處。

而且,朕也從來沒有看得起過什么公子。

何來藐視之說,他配嗎!”

說話間。

劉錚是身影便是走了進來。

而那公羊一海則是緊隨其后。

警惕的看著上方的齊凌天。

當目光落在青蓮身上的時候。

眼中更是閃過一抹的殺機。

這個女人不死,他難以心安。

“你!”

青蓮看著劉錚憤怒的說道。

只是迎著對方那冰冷的目光。

最終卻是選擇了閉嘴。

畢竟,劉錚給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讓她有些不敢放肆。

而那齊凌天,則是緩緩的說道。

“你就是漢帝!”

聲音響起,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因為,他在劉錚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血氣。

猶如汪洋一般,無邊無際。

這樣的情況,就是他見過的那些頂尖天驕的身上也沒有發生過。

因此,不得不慎重。

“正是!”

看到這齊凌天,與其他的紈绔的表現有些不同。

并沒有直接動手。

劉錚眼中,卻是在此時,露出了一抹的玩味之色。

“公子,這漢帝過去欺負過我!”

而那青蓮看到自己目的沒有達到之后。

則是嗲聲說道。

“啪!”

只是,就在她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后。

便是被齊凌天直接打飛了出去。

“本公子說話,也是你能插罪的!”

話音落下。

那早已倒飛出去的青蓮,則是蜷縮在了墻角。

恐懼的看著那齊凌天再也不敢說道。

而此時的對方,則是看都不看那青蓮一眼。

反而是對著劉錚緩緩的說道。

“聽說你的實力不錯,我們戰一場如何!”

原來,這齊凌天卻是一個武癡。

為人雖然是陰狠暴戾,但是卻極為喜歡與強者交手。

“朕為何要與你動手!”

聽到聲音后,劉錚緩緩的說道。

而那齊凌天的眼中,卻是閃過一抹的自信之色。

冷冷的說道。

“本公子看你是個人才,所以才愿意與你交手。

你若是贏了我,從此之后就是本公子的追隨者。

同時,也是我天域城的供奉。

若是輸了的話,那就很可惜了。

你要為你的無禮付出代價!

就只能做我的奴隸了!”

而聽到聲音后,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是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

甚至是有些羨慕的看著劉錚。

畢竟,劉錚不管輸贏,都可以加入天域城。

就算是為奴,那也是好處極多的。

畢竟,那可是做七公子的奴隸啊。

只是,就在那七公子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后。

劉錚冰冷的聲音卻是傳出。

“今日朕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禍從口出!”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