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言情小說 >神棍大佬駕到 >第三百五十三章鳳凰村?
閱讀背景:
字體:
雅黑宋體楷體黑體
字體大?。?/dt>
+16-
頁面寬度:
+1000-
【章節報錯】

第三百五十三章鳳凰村?

?茅三自從上一次落神花的爭奪之后就受了很重的傷,要不是茅一的護持,恐怕早就被徹底放棄了,更別提給他療傷了,全靠著茅一才能夠慢慢的養著。
原本要是這樣下去,再養幾年,未必就不能夠好起來,可惜在這一次的隱匿過程中他們不是那么的順利。
茅三為了救兩個小弟子,自己再一次被傷。
這一回,茅一也沒有辦法了,他原本就修為大損,只能夠將茅山庫存帶出來的一些藥材都用上,想方設法的拖著傷勢不要迅速惡化。
他們也不敢輕易來到外面尋找藥材,之所以跑到云省就是因為這里的人文情況復雜,多種民族混居,又是在邊境,山林還頗多,適合藏身。
要是被一些和茅山有仇的人知道了他們的藏身之地,可以想見,憑借他現在的力量,連一個茅三都沒有辦法護著,更別說那些沒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小弟子。
他想來想去,茅山這些年一直是處于一種半封閉山門的狀況,他作為茅山未來的接班人,認識的人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是不敢求助的,唯一能夠求助的人竟然只剩下了九歌。
可是他沒有辦法聯系上九歌,在山本丸蛋過來尋仇的時候他也在南城,原本他都要現身求助了。
可是因為山本的事九歌以及她身邊的人都是戒備心最高的時候,他出現說不定還會認為是山本的同伙,至于說幫忙,恐怕也不會相信,就只能夠又小心的隱藏行跡躲了起來。
好在九歌來到云省旅游,他才有了機會。
“你和茅三很要好?”
難怪他不僅是修為大損,身上明明沒有傷,卻連靈力都有些不穩,定然是不斷的以自身靈力輸送給茅三,導致了自己的靈力一直處在枯竭的狀態中,時間久了才出現這樣的情況。
茅山可不止只有一個茅三,還有茅二,茅四,不過這些人可能都已經不在了。
茅一的眼神一黯,“是?!边@一個是字說的鄭重無比。
不知兩人背后隱藏著怎么樣的過往,九歌也沒有探究的念頭。
“你不怕我斬草除根?”以茅一現在的實力可攔不住她。
茅一抬頭直視著她的雙眼,“你不會!”
他雖然后來因為茅三的傷勢,跟在大長老的身邊做事,卻也因此更加的了解九歌。
繼續說道:“還有一件事你應該會感興趣?!?br/>“什么?”
九歌眼神一變,“在什么地方?”
“鳳凰村!”
他是求九歌幫忙的,不是拿著一個消息作為交換的,雖然也有這樣的意思在里面,但是主動說出來,和以此要求九歌答應救人才說的意義卻是不一樣的。
如果他真的選擇了先讓九歌答應,或許九歌還真的會拒絕,只是,現在他既然這樣的敞亮,九歌也就按照原本心中所想的答應了下來。
“我會在明城再停留一晚,今晚八點,你再來找我?!泵┤F在的情況定然是不方便挪動的,她也就不要求茅一將人帶來,而是選擇自己走一趟。
鳳凰村,那是她遇上張啟臨一行人的地方,那里的詭異不用說,還有那次月餅事件,在半山回來之后就已經查清楚了不是他所為,而那個一直隱藏在后面的人卻是一直沒有查出來。
龍虎山的人也去過鳳凰村,張家的人也去過,可是都沒有發現茅一說的問題。
她不覺得茅一會拿這件事來騙她,更有可能的是謀劃這些的人藏得太深,龍虎山和張家的人都沒有徹底的發現問題。
事關重大,她先是給半山打了電話才去和吳絮絮幾人匯合。
這件事急也急不來,加上茅三的事情,怎么也得明天早上才能夠出發,只能夠先讓半山他們過去,然后自己再去匯合。
還有楚宸的事,好在鳳凰村所在的位置是湖省,正好是在去龍虎山的路上,從那邊過去也不會耽擱太長的時間。
雖然心中裝著事情,還是沒有影響她的情緒,一直到下午六點鐘玩完最后一個景點的時候才告知了吳絮絮兩人,自己要再在明城停留一晚,先送兩人回南城的事情。
兩人都沒有在意,“知道你是大忙人,就不用送我們了,反正已經放假了,我也不回南城了,直接飛回去了?!?br/>孫千怡也沒有表示出什么不高興的地方,兩人今天都是瘋玩了一天,吃的喝的玩的,十分的滿足。
簡單吃了一個晚飯,由陳云啟負責送兩人去機場,九歌則是回去酒店等著茅一。
不過在送兩人離開之前陳云啟將九歌拉在一邊,小心的詢問了她要去做什么。
“姐,我知道你要做的都是正事,我不應該問,但是真的不想看到你受傷?!?br/>陳定邦夫妻倆都沒有將九歌受傷的事情告訴他,但是卻也不會特意的瞞著。
葉婉容娘家并沒有親近的姐妹,葉家就只有她和哥哥兩人,平時她和陳云啟的母親妯娌兩就和親姐妹一樣。
因為太過擔心,也是在詢問意見,和陳云啟母親說了九歌受傷的事情,被他聽到。
九歌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你姐的實力你還不知道,不會有事的,而且這一次我不是單打獨斗,我可是有幫手的?!?br/>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九歌抬頭看天,“喔,還有你未來姐夫?!?br/>楚宸如果沒有接到什么突然的命令,當然也是要一起去的。
不過這種可能微乎其微,休假的審批已經下來了,除非是發生什么大事,楚宸未來的一段時間都是屬于她的。
陳云啟還是有些不放心,想到葉婉容在電話中和母親說的,忍不住小聲的說道:“那姐,你記得和大伯母也說一聲??!”
九歌的笑容一滯。
她這個當女兒的這么不稱職嗎?
想教訓一下這個突然不怎么乖巧可愛的弟弟,卻發現人已經飛快的跑開了。
一邊跑還一邊朝后面招手。
雖然沒有告訴她自己住的地方,但是他都能夠到滇池去找自己,不可能會找不到風華酒店。
果然,晚上八點,茅一準時的到達。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